酸甜苦辣說芭蕾路 林雪瑩(勞工子弟學校)

129

  夢想與我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是一條懷著我的夢想,母親的寄望的道路,也讓我在短暫的時間內嚐盡人生四味——酸甜苦辣。

  我從小看著母親跳芭蕾舞的畫面長大,因此產生了興趣。但自從我看到那個因跳芭蕾摔斷雙腿的女人,我開始產生了厭惡與憎恨。

  「你不能放棄!」坐在輪椅的女人憤怒地責備我。「不!我不去!你太自私了!」我被憤怒衝昏腦袋,對著母親大喊,我觸碰了母親的底線,她瞪著燃燒著的雙睛,狠狠地抓住了我的手,「你給我閉嘴!」火辣辣的抓痕在我白淨的皮膚格外明顯。

  這是我嚐到的第一味——辣。也許我的話語真的傷了她的心,看著那泛紅的抓痕,腦海中只產生了一個念頭,就是硬著頭皮帶著她的遺憾走向終點,完成她未完成的夢。

  多次放棄的我,早無法似從以前那樣柔軟的伸展著身體,雖然小時候有長期辛苦訓練,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骨頭大不如前。「啊!啊!」每天舞蹈室迴盪著我的喊叫聲,我在不斷地加強練習,從而感受到第二味——苦。天天以淚洗臉,汗水與淚水早已分不清,那種痛苦也只有當事人才懂,雙腿似有似無,無法再去想像我是如何忍耐過來的。

  基本功好不容易才練好,但面臨的是更大的挑戰,就是如何把情緒融入舞蹈並表現出來,這是一重巨大的難關。我足足跳了一年半,但是我還是沒有表現出該有的情緒。看著其他同學能完美的表現出他們所表達的,受到母親的讚揚,而我只有被母親一次又一次的指導著如何調整,除了練習的辛酸與無奈,還包含著一種無法說出來的酸,這是我感受到的第三味——酸。

  經過多次努力,我終於登上了國際舞台,我清晰地記得,5年前,這是我母親倒下後一輩子再也無法踏上的地方,現今輪到我,我帶著母親的遺憾走上了這個舞台,我跳著她曾經的舞蹈,表現出音樂所表達的意思,也完成了她的夢,隨著音樂停止,台下響起如雷般的掌聲。舞台邊上的母親臉上露出多年未見的笑容,甜入了我的心扉,第四味——甜。甜甜的笑容融化了我,我的世界再次出現了我母親對我親膩所產生的甜蜜。但這只是一個中轉站,也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不再是為了她,而更多的是為了自己。休息完還要繼續前進,因為這條路沒有盡頭,只有不斷的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