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憶 余泳霖(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

217

  高中的最後一年,總是想留一些特別的回憶。可是這個春節新冠肺炎的到來,打破了一切的祥和。本該新春熱鬧的氣氛都被病毒壓下去,全天下人民上下一心共同對抗病毒。而我作為這個社會的一分子,儘管不能做出甚麼貢獻,但我們的責任就是保障好自己的安全,不要隨便出門,增加這個社會的負擔。

  在家中抗疫期間,我翻到一張鋪滿塵埃的記憶卡,記憶卡上黏著一張小小的貼紙上面寫著:畢業禮。我是一個熱愛用相機來記錄生活的人,在剛剛升上初中的時候,我曾幻想能擁有一部照相機。這樣,我就能把最珍貴的畫面,盡收在我相機的記憶卡裏。

  初三那一年,我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台的照相機,還額外購買了高配置的鏡頭,以及一張專屬自己的記憶卡。如果沒有了那張卡,連拍照最基本的功能都做不到。似乎連一台小小的相機,都不經意的反應著這世界的不公,明明我甚麼事都比你優秀,卻沒了你便無法生存。

  慢慢地,我的生活全被相機的快門聲所充斥著。快門聲的某種意義,對比起我沉默寂靜的生活,無疑是為我增添了一筆明亮的色彩。就像一間關了燈的教室,午後一束不經意投進來的光,帶給我無比的溫暖。

  直到現在,我已經高三了,打開記憶卡裏面的照片,承載著我畢業與人們留倩影的寶貴回憶,只能感嘆時光的流逝。讓我不禁去回想,高三生活的點點滴滴。不過,讓我懊惱的是,我覺得高三的生活過於忙碌了,從學期開始,便一直忙於各種不同的考試,一直忙於大學入學的事情。不但忽略了我身邊很多人與事,而且沒能和同學們留下甚麼特別的回憶。

  現在,又因為疫情停課,這兩個月見不到同學們的臉龐。我想在多年後,回想起這一定是一個我很想填補的遺憾。如今,我反而害怕高中畢業典禮的到來。也許是因為,我有點捨不得高中的各種點滴。我希望能永遠銘記這段旅程,永遠銘記在這些匆忙跑遠的歲月和年少輕狂的那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