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人 林嘉文(勞工子弟學校)

99

  世界很大,是一個不曾分割的整體,人們分散著相去甚遠。

  但我們的身旁總有人,熟悉的或陌生的,熱情的或冷漠的。

  思緒回到那曾落著大雨的夜晚,沒有帶傘,只得騎著單車飛快的往家裏趕,無奈雨水漸漸在眼前織起一層水霧,渾身早已濕透的我如同暴雨中形單影隻的飛鳥,無助。由於雨的猛勢,一個不慎車輪一滑,我重重的倒下,疼痛和寒意瞬間佔據了我的腦海,哭聲肆虐。

  沒人知道我此刻的無助?親人?這些平時最疼我的人並不在身旁,想起也只是加劇哭聲。此時,身邊是一把把花花綠綠的傘飄過,為了避雨的人沒有誰注意到身旁跌落的可憐小孩,哭聲被暴風雨吞沒。身旁的他們眼中只有趕路的焦急,已然把我無視。

  怎麼了?我身邊的人都怎麼了?他們不就在我身邊,難道這近在咫尺的距離大於他們伸出一隻援手的長度嗎?哭聲漸止,卻已茫然。

  站起身來,推著車緩緩走著,腦海裏頓時浮現出去年在爺爺家幹農活的場景,累死累活換來的是加油鼓勵,我困難的時候身邊有人能給你句「加油」,扶你一把,插完一排秧,有人給你揉肩捶背。但爺爺卻嚴肅地告訴我:「我們身邊的人都有他們的苦衷和嚮往,親近的人會在你身邊時給你幫助,但當他們不在身邊時,你該如何?別去指望陌生人,他們偶爾幫你只是情分,不幫才是本分⋯⋯」當時我只是撓撓頭。

  大雨仍舊叮咚作響,打在我面前激起毫無感情的水花,就如我身旁毫無感情的路人,在我的眼前又織起一片水霧。

  我眼前彷彿出現了老杜「百年多病獨登台」的身影,他的身邊是悲秋,是淒涼與孤獨;又好像看見了李太白「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的瀟灑與豪氣,還有那慘遭排擠,飽嘗人間辛酸的孤獨。他們的身邊人呢?他們沒有身邊人能給予援助,但正因為他們如此,才有了流芳百世的英名。他們不在我的身邊,卻還似我的身邊人,給我助力,風雨中前行。孤獨不可怕,身邊人的冷漠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接受身邊人的幫助已經成了一種習慣,甚至還要理所應當的繼續下去。

  突然覺得人與人之間,雖然在身邊,好像相隔甚遠。不在身邊的,又好似在你身側,助你砥礪前行。

  但他們都是我的身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