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  旗 林棋祺(濠江中學 初二9班)

240

  這周是忙碌的一周,繁多的作業令人喘不過氣。更火上澆油的是同日的賣旗活動。我雖然對獨居老人心存同情,但對於利用私人時間前去賣旗還是有些抗拒。再者,我生來內向,實在有些不願前去與陌生人交涉。但學校之命不能違,於是我精打細算,特意挑選了一位無比開朗的女同學與我一組。同日的來臨為賣旗拉開序幕。

  我心不在焉地到達賣旗地點,我那開朗的組員因為比賽而不得不留我孤身一人,甚至錢袋和貼紙都不在我身上。我漫無目的地踏在無趣的地磚上,不一會兒便遇見了好友,她們欣然「收留」了我,少男少女的說笑聲在這陰沉鬱悶的早晨如同絢麗奪目的彩虹,將我拉出了灰色的世界。

  我們一邊打鬧一邊行善,這壓榨著我們本來就不充裕的體力。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飯時間,我們一拍即合,決心不再努力,走進餐廳開始享用午飯。哪怕吃完了午飯也不願意趁早離開的我們不約而同地在位子上刷起手機。這時,我的組員為我發來一條語音。明朗的聲音與我煩悶的心情格格不入,她告訴我,可以慢慢享用午餐,她認為錢袋有些重,要回到學校去換錢袋。原來她早已比賽歸來,已經開始認真賣旗了。愧疚感在我的心中肆意生長,我匆匆告別了好友,往賣旗地點趕去。

  待我趕到地點,組員已經換過錢袋,重新出現在大街上。她看見我,顯得有些驚喜,笑著迎了上來。接著,我們並肩而行,她不厭其煩地詢問路人,而形形色色的路人大多都對我們的詢問無動於衷,或是擺手婉拒,或是漠然無視,偶爾會有幾個較為友好的路人,簡潔明了地為我們解釋拒絕原因。我們只能同樣回以無奈的淺笑,一連十幾個人,竟都冷漠地拒絕了我們。我從來都不是一位有耐心的人,我勸說組員不必如此盡職。她走在前方,回過頭,一雙黑色明眸看著我緊鎖的眉頭。「沒關係,加油吧!」她笑吟吟地說著,加快了腳步。

  接下來,終是有幾個好心人願意為我們停下腳步。事實上,我並幫不上甚麼忙,我僅能做的只是為他們貼上貼紙後,極輕地說一句謝謝,甚至我自己也不確定對方是否能聽清。我的組員如同有無限的能量,帶著我穿梭在大街小巷。在最後,我們終於賣掉了最後一張旗。她搖晃著沉甸甸的錢袋,對我綻開笑容。「我們堅持下來了呢。」我不知道我能擺出甚麼表情,於是也露出笑容。

  我想,學著如同組員一般,如同太陽一樣對世界溫柔以待,便是我所竭盡全力對人間留下的微不足道的善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