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字如見人 悅 浣

144

  你有多久沒執筆寫信了?好奇此問在現今會有一個怎樣的答案。

  的確,在互聯網發達發展的當下,電子郵件給予我們方便快捷、一步到位的傳遞之法,但親筆書寫的書信卻漸漸被遺忘,於我而言像失去一位摯友似的。

  信封的味道隨著打開盒子的瞬間喚醒了我在台灣讀書時期的種種回憶,手上泛黃的信紙訴說歷史的痕跡,盛載了大學那些年的厚重回憶,回憶再次湧現到我的心裏,我的眼睛離不開盒子裏那滿載我和家人、朋友的書信,此刻,我感恩我是一個幸運且幸福的人,因為文字讓我能再次細閱過去。

  九十年代尾,互聯網開始普及,我們的生活、意識形態也因為此慢慢與互聯網連結起來,互聯網至今甚至成為我們的生活必需品,猶如空氣。當時互聯網不像現在般發達,那時仍是一個長途電話費昂貴的年代,還記得不到1個月的時間,我與澳門的家人、朋友聯繫的電話費便接近6000元,對於學生而言,動輒便是數千元的費用絕對讓自己卻步,這實在不是長期可行的方案。人在異地,書信成為我與他們溝通的精神支柱,書信成為了彼此的最好陪伴。

  從拆開信封,到打開信紙,再來閱讀信中的每段文字,當時的每個鏡頭仍是歷歷在目。文字確是帶有魔力的載體,信紙上的文字,有愛的關懷,有精神上的支持,有表達內心感受的。

  當要說的話化作文字,那些寫在信紙上、充滿凹凸感的文字變成彼此面對面溝通的渠道。我看到溫暖且具觸感的文字,聽得到你的心聲,你的思想、感情,我懂;當要說的話化作文字,我感受到你的鼓勵,你的關心、愛護,我思。文字連結了在同一個天空下卻未能見面的你我,療癒了失意時的我,同時也帶我走過我未能與你一起走過的路。

  日曆上的日子推移著,告訴我書信快要到來的時間,每次打開信箱時所帶來的喜悅感是那麼滾動,那種期待是那樣的深刻。從信箱拿出書信的一刻,字體隨即成為了代言人,我看到這種字體,便知道是你的回信;我看到那種字體,就知曉是他的回信,見字如見人,確實如此。

  那一次又一次的書信溝通,是一場又一場的文字饗宴,相比以電子郵件溝通來說,書信具備了難以言喻的魅力。我在寫此文同時,也想著買些信紙再次執筆為你寫一封信,說說生活,說說工作,說說家庭,你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