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 紅 黃梓燁(新華學校 3A)

220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不知道為甚麼,龔自清的這句詩總是讓我想到我爸爸。我想到我與爸爸之間的一些瑣事。

  爸爸是一位很普通的公司職員,常常工作很晚才回家。印象中,爸爸對我一直都很好,稱得上有求必應吧。所以,雖然我們家不是很有錢,但我想吃的想要的爸爸都會滿足我。只是,他陪伴我的時間卻是很少很少。

  就這樣,我一年一年的長大了。以前會在爸爸跟前嘰嘰喳喳的說這說那,但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們之間的對話愈來愈少。或者是男生之間的情感不太善於用語言表達出來,更多的是放在心裏吧。隨著我對手機愈來愈迷戀,我漸漸的好像忘卻了家人們的存在。只要我在家,基本都是窩在房間裏玩手機很少跟家裏人說話。剛開始,爸爸還提醒我一下,不過我沒感覺有甚麼不對勁。「一家人,都常常見面的,有甚麼好聊?」對於爸爸的要求,我感覺很「無聊」。還是玩手機爽!就這樣,爸爸會常嘮叨,我依然我行我素。也漸漸對他心生厭煩。

  終於有一天,爸爸又開始了「嘮叨大法」。因為他常常訓斥我一頓,我本來也心裏不爽。心情原本低落的我更是沒有搭理他。但我的餘光看見爸爸的臉上寫滿了憤怒。爸爸見我並沒有搭理他,更是愈大聲到後面直接用吼的來跟我講話。我也非常不高心,只是平時我都是一言不發而已,但那天,不知道為甚麼,我忍不住就頂了起來,本來只想回兩句的,但誰知吵了起來,還愈吵愈激烈。當時我的情緒也很激動,說話也不過腦了。嘴巴裏突然崩出一句:「我小時候是多想你可以能早點下班回家來陪我,可是你有嗎?」我話一出口,爸爸好像被禁言了一樣,空氣也彷彿凝固了。我們倆都沒聲音了,就那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過了許久,我用餘光裏瞟到爸爸的眼睛裏有淚花,那臉上沮喪的表情讓我不忍心再看第二眼。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平時那麼堅強勇敢的爸爸流下了眼淚。或許,那也是爸爸的痛吧。

  我瞬間明白:爸爸工作到那麼晚,常常沒日沒夜的加班並不是不愛我,而是為了能給我提供更好條件和扛起這個家庭的重任。他沒有時間陪伴我,所以才會對我的種種有求必應。我開始也學會了用更溫和的態度來接受家裏人對我的教誨,不再像一支刺蝟一樣。

  我也希望我爸能夠明白我這塊「落紅」不是「無情物」,而是有了爸爸如春泥般的滋養中成長、蛻變,從而能更好地去保護他們這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