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總是春 梁曉迪 (澳門培正中學 高二)

409

  為甚麼人們常哀嘆「黃梅時節家家雨」,卻看不見「青草池邊處處蛙」的一番生機。與其悲嘆一時的困境,不如敞開心懷地狂奔,追逐明日的曙光。

  不記得多少個夜晚,我獨自面對著恐懼。高中繁重的學業,似乎把從前充滿信心的我壓倒了。方才完成第一段的學業,還未緩過神來,明天又迎來第二段的測驗。儘管平時反覆操練題型,但測驗的結果仍是不盡人意⋯⋯這樣患得患失又力不從心的狀態,已持續好些日子。直到那一天,我收到一則信息:「明天下午,小區大門,不見不散。」那是來自發小的信息,我們已有好些日子未見面,不過時有透過信息互相傾訴。帶著一絲興奮和疑惑,我第二天如期赴約。她拉著我穿過馬路,來到海邊寬闊的跑步徑上。

  「你不是說最近有很多煩心事嗎?聽說跑步是很好的紓壓方式。現在我數三二一,我們就向前跑!」她鄭重其事地對我說道。

  我被她的認真嚇到了,「你認真的嗎?跑步才是最大壓力的一件事吧。」我打趣地說道。

  「不信就試試,你不要當成體育測驗。」

  於是當「三、二、一」落下,我們就沿小徑一股腦地向前衝。此刻,我把腦裏的一切放空,只顧著感受當下的腳步,感受每一下呼吸⋯⋯徐徐海風撲面而來,為冬日狂奔者帶來溫和;伴隨著的魚腥味,興許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反到為漫跑增添了一絲情趣⋯⋯漸漸的,我似乎忘卻了一切,甚至連累的知覺也拋諸腦後了。

  不知過了多久,興許是肢體的勞累戰勝意志吧,我們停下了。

  「也許你是對的,跑步真是很能減壓!」緩過神後,我釋懷道。

  興許,人生沒有甚麼過不去的坎,只不過是我們時常看到「花自凋零水自流」的惋惜,卻不見「一種相思,兩處閒愁」的美麗——我們總是習慣放大人生「陰暗」之處,卻不曉得白日不及之處,仍有如米小的苔花,正學著牡丹盛開。

  遇到解不開的心結時,不妨選擇短暫地放下,進行一場盡興地狂跑,任由思緒飛揚⋯⋯驀然回首,頓然覺悟:綻花為迎春,花零則為再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