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理解媽媽 歐慧瑩(勞校中學 高二)

226

  不知從何時開始,你的頭髮藏著我的任性。

  在我的印象中,我好像自從邁入青春期,就不怎麼和媽媽交心了,日常的交談也只是寥寥幾句,想起小時候,每逢放學總是會拉著她的手,滔滔不絕地向她分享當天發生的各種趣事,但是,這樣的情景在現在已經不再出現。我與她之間的距離,就這樣,漸行漸遠。

  再後來,我發現身邊的同學,他們的媽媽有的是當老師,有的是當公務員,儘管有的也跟我的媽媽一樣,做著一份普通的工作,但我還是無比羡慕那些媽媽是高材生的同學,總覺得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就是贏在起跑線上。漸漸地,我油然而生出一種自卑感,伴隨著自卑一起衍生出來的是怨念,以至於我對她的態度變得異常冷漠。這樣,我們之間的距離又遠了些。

  直到前一陣子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推翻我對她的所有看法。就在我還在放暑假的某一天,我依舊睡到大中午才起床,刷完牙又懶散地窩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一心思索著今日午餐的菜餚,到底是燜豆腐,還是炸雞翼呢?而我的媽媽早在清晨就穿好圍裙,開啟了忙碌的一天,做飯、洗衣、拖地等等一系列的家務,儘管如此,我仍舊不懂事地低頭把玩著手機,直到媽媽喊我去幫她整理那因為忙活,而變得散亂的馬尾,我才慢吞吞地爬起身來。只是,我一解開她頭上的皮筋,就頓然發覺她的頭髮沒有以前那麼濃密了,甚至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見頭皮,還有些許白頭髮,記得以前我還需要用到兩隻手,才能夠握住她的每一根髮絲,但是現在,我只需要用半個手掌就能握住她全部的頭髮,這樣的變化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打從記事起,我記憶裏的媽媽擁有的一直是烏黑亮麗的秀髮,有絲綢般的柔軟,又有恰到好處的自然卷,是無論走到哪裏都會有人誇讚的程度。

  我陷入了回憶當中,久久不能自拔,興許是見我手上的動作停頓了很久,便趁著機會與我多說幾句,她緩緩地轉過頭,向我微笑了一下說:「我的頭髮好像愈來愈少了,怎麼紮也紮不住了。」我心理硌磴了一下,逐漸看不清手上的皮筋了,無論我怎麼用力揉搓眼睛,還是看不清,看不清,我默默低下頭,沒有接下她的話,迅速地整理好她的頭髮,就立馬逃離了現場,獨自躲到房間裏去了。

  我想,她一個人在外面工作那麼不容易,回到家還要照顧我,應該很疲倦吧,而我卻那麼的不懂事,嫌棄她的各種,不體諒她的辛苦。仔細地回想,其實她早就將自己能夠給予的,通通都給了我,她明白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在我的學習上提供幫助,所以就在外特地請了老師來輔導我;她也會盡量地滿足我在物質上的需求,即使有時候超出她的預算;她也不會跟其他的虎媽一樣,督促孩子一定要拿到好成績,只會告訴我:「你過得快樂就足夠了。」

  一切恍如大夢初醒,那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站在她的角度,去理解她,但是好在不算太晚,我還有機會將我滿腔的愛意給予她,也幸好那日下午陽光正烈,我背對著光,她看不見我的模樣,不然她會難過的。

  筆落至此,是時候把衣服晾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