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  外 林祺棋(濠江中學 初二9班)

127

  我絕對不是一個隔三差五就出門的人,再怎麼無所事事,我也寧願在家發發呆,哪怕是在學校,我也堅持著能不出室外就不出的原則。因此,我經常去窺探窗外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好像無時無刻不在變化,又好像從來都一成不變。後來我發現,只是我的眼光變了,它在我眼裏,是獨一無二,沒有誰的眼睛倒映出的景色是與我一般無二的。

  我尤其地喜歡暖陽高照的下午,隨著即將迎來的下課與放學,同學們的心情也隨之歡快起來。我們總會用黑板遮蓋住滾燙的窗戶,黑板邊緣的金色光暈有時會像小女孩一樣十分不滿,愈發奪目耀眼。最倔強的時候,它還會透過沒被黑板包裹的空隙,直直地射進同學們的課桌,頭髮上,有如金黃色的飄紗,十分好看。但它終是會消散,像是被打垮了一般,像是眼球失去光彩,緩緩黯淡無光。

  白天家中的窗簾,從不會拉上。它從來都是落落大方的,金光也肆無忌憚地大放異彩。放眼望去,它透過壓抑的大廈,一路艷燒到天邊,半天朱霞,粲然如焚,映著草地也有三分紅意了。降落進房間,我總會特意瞇著眼去觀望光輝的源頭,隱隱約約的視野中,絢麗的七彩伴隨金光,美不勝收。

  但我的眼中也並不是總是有光,在我情緒低落的時候,萬道光華也與瓢潑大雨無異。

  如果讓我選擇書桌的擺放位置,我一定會選擇窗前,而我的父母也如我所願。當我的眼眸黯淡之後,我會緊緊拉上窗簾,坐在書桌前,哪怕外界的光芒再怎麼熱烈,我的視線透過窗簾,看見的也只是黑夜嘈雜的雨水,好似能打在我的肩頭上,沉重得讓我喘不過氣。

  但所幸,世界上總有人發著光。

  朋友,家人,老師,他們緊緊抓住了我的手,使我沒有墜落進深淵。在我眼裏,他們耀眼得連我的眼眸都被映得閃亮,使我眼中的世界不再黑暗冷漠。

  有時候,一個不理想的測驗,打垮了我所有的自尊心,家人老師的一句「下次努力」,即是我最大的動力。或是一個小玩笑,有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積蓄已久的情緒終是噴發。朋友的一句「想哭就哭吧」,會使我加泣不成聲,但也給我滿滿的安心。

  「誰都有壓力,所幸是我有你。」我一直很喜歡張曉風的一句話—如果5月的花香有其源泉,如果12月的星光有其出發的處所,我知道,你便是從那裏來的。

  看,窗外的世界,是一片鳥語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