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價值 賴悅鋆(澳門培正中學 高一)

368

  有誰自稱通曉生命的意義?有誰活出有意義的生命?我們的身邊都是生命,有微不足道的,有舉足輕重的,有平淡無奇的。我們何嘗沒有想過我們到底為何而活,可從未有明確的答案,於是信馬由韁,如同墮入深淵,久久不能自拔。道德經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生命亦是如此,若生命可作具體的解釋,那麼生命便不可長存,由此它為抽象的概念,是以生生不息、連綿不絕。

  生命本無意義,是人類所賦予給自己和自然萬物的,它既抽象又主觀,所以要塑造其意義,便要從觀念開始創造對自身有意義的生命。無論是否有意無意,觀念一定會隨時間流逝而形成,一旦形成,便難以改變。觀念如繪畫時所用的紙張,生命如在畫紙上添增的色彩,若使用一張材質上乘的畫紙,那麼繪畫時色彩將變得更艷麗,倘若在殘舊發黃的紙張上描繪,結果可想而知。

  評價人的行為有許多方法,可是若要評價一個生命的本質是關山難越。古今以來,均以禮優先判斷人的行為和道德的優劣。禮並非僅僅代表禮貌,它的含義深且廣,甚少人能完全體現這個境界,也不只是束縛行為的工具,它更是一種精神追求。本質上,禮是行為規範;意義上,禮是道德修養。「禮」裏面隱藏了人對生命的追求,亦反映了生命的本質,在孔子的見解中,可見理想的生命應如何表現,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甯戚。」

  禮是由心而發,若心中有禮,外在自然能夠體現禮的本質。禮要從內心表達,並非盲目地效仿其他禮外在的表現,抓住禮的根本,將禮以精神上的狀態表示而非純粹一種形式,這樣便為真正的禮,從孔子的話語中不難看出禮的存在是為了放映人內心善良的情感,對人友愛、性格剛毅,因此「禮」的核心應為「仁」,在此「仁」的意思是品性善良,富有同理心,這正是孔子所說的「繪事後素」中的「素」,「仁」便是生命的本質,它宛如大樹的根,有了它才能生長出斑斕色彩。

  生命的姿態多姿多彩,如鳳蝶飛舞,如花簇錦攢,乍看似美麗的景象,實際色彩泛濫得令人眼花繚亂,生命變化多端,讓人難以看清自身,過於繁雜的色彩,讓人輕易迷失方向,模糊了視線,找不到生命泉源。於是衍生了「仁」這個概念,以「禮」規範生命的本質。抓住仁的根本,才能發現自身生命的意義,有大智慧的人應該盡力體現自身生命的價值,而不是感官的享受,要避開繁多的色彩,避開感覺所帶來的混亂,在濃霧中穿過,活出有價值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