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髮店的老師傅 思 正

470

  頭髮長了,本想到附近的理髮店剪,可惜又是滿客。一隻大黃狗慵懶地躺在門口,耷拉著頭,對我愛理不理。店內一向不太乾淨,我又不想進去乾等,只好騎著單車,拐到那家既熟悉又陌生的理髮店,它就在我原來住的小區樓下。

  果然不出所料,店裏又換了新師傅,給我剪髮的是一位老人家,快奔六了。乾瘦的臉略顯暗淡,不過眼睛炯炯有神,頭上的黃髮像是被風吹倒的麥浪。我剛脫下外套,意外的是,老師傅溫和地說,「座位發冷,還是穿上好點,免得著涼。」我說沒事,不過還是將外套抱在懷裏。洗完頭髮出來,對著鏡子,我說,師傅,我的髮型習慣往後梳的,剪短就行。老師傅先是看了看,然後就說,「我看你的髮型,還是往前梳顯得年輕點。因為你的臉長,頭髮再往後梳,臉就拉得更長。」還說自己剪髮,每次都要先幫顧客洗頭,以便了解頭型。說得也有道理。於是,我說那就按您說的,換個髮型試試。

  他不急不忙地開始剪了,時不時還跟我嘮嗑兩句。原來他在湖北老家剪髮,至今已有30年的手藝。年紀雖大,不過手腳還算麻利,他說,這理髮店是外甥開的,兒子管帳,千說萬請,把他從老家拉出來幫忙。我一邊聽著,一邊擔心著,後來見到頭髮往前梳,人也確實年輕不少,這才放下心來。快剪完了,他提醒我,有沒辦卡,還指了指牆上的告示,說過年就漲價了。我說辦了。其實,剛來之前,我還想著把內子的卡消費完就不再來,現在恐怕要改變主意了。剪完頭髮,他還拿出一面鏡子,給我看一下後腦勺,但覺髮根乾淨俐落。等洗完頭,吹乾頭髮,我也破天荒地讓他幫我打髮膠,還向他請教如何打好髮膠,他也問了一句,需不需要帶點?見我無意想買,也不多問。從始到終,滿懷微笑。

  在這之前,這理髮店的老闆是一位年輕的小夥子,喜歡談生意經,手腳雖快,不過剪得有點隨意,倒是他的夥計剪得十分用心。我常去找他剪,他也還算親和,可惜店裏人氣一向不旺。後來,這店轉讓給一對夫妻。那對夫妻,男的負責洗頭,女的專門剪髮,倆人一聲不吭,各幹各的。我還記得洗頭那會,男的指甲鋒利,如同鷹爪,快要將我的頭皮抓傷了,我忍不住讓他手下留情。之後他用花灑洗頭,那水就如決堤之水,衝到耳蝸,順著脖子汪洋恣肆,令我頗為恐慌,叫出聲來。而他從始到終不說一句,令我如遭酷刑,事後想來,心有餘悸。剪完頭髮,準備結帳,女的就說電腦壞了,找不到我原來的帳戶了。我也無計可施,只好放棄,從此不再到他那兒剪髮。不到一年,又換了新主人,我也心存僥倖過去剪一次,可惜都是態度冷淡的年輕人。

  我對老師傅說,這理髮店換了好幾主了。他說是的,年輕人都不夠堅持啊!之後,他沒多說一句,但是我已明白,這家理髮店其實缺的不是人氣,而是堅守。老師傅對顧客的熱情打動了我,他的手藝嫻熟,又有想法,願意與你親切交流,又不刻意兜售,讓你覺得賓至如歸。雖然,我也不知他能否做得長遠,但以他此刻的態度,我相信他的生意定會愈來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