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的啟示 劉康妍(勞工子弟學校)

98

  過去不久的寒假裏某一天,無所事事的我坐在沙發上,愜意地邊吃橘子邊看手機,突然,一篇文章出現在我眼前,我看了看手上金黃色的橘子,不禁陷入了沉思。

  文章裏寫的男孩問媽媽為甚麼橘子不能直接吃而要剝皮,男孩媽媽的回答是這樣的:「那是橘子在告訴你,你想得到的東西,不是伸手就能得到的,而是要付出相應的勞動。」看到這不禁讓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那大概是在初二的時候了,我們的美術老師是個有些奇怪的中年男子,明明才三四十歲,白髮卻佔據了他大半個頭頂,我每次看到他那黑與白交纏的髮絲,極像一群斑馬在非洲大草原上奔馳。我們就這樣相處了3年,直到初三畢業時,我們才知道他那頭白髮背後的故事。

  小時候的老師是個典型的乖孩子,文靜、聽話,大人說一他絕不說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高中時遇到了一位老師,讓他第一次真正領略到了藝術的魅力,這個不經意的生活小火花,竟爾一發不可收拾,使老師鑽研起美術來。高三時他不顧家人反對,毅然投考美術系。

  老師不是一個藝術天分特別高的人,別人用3個小時畫好的畫,他要用6個小時甚至更多時間才能畫好。但他沒有放棄,大學時代的他決定用雙倍的努力去填補他天賦上的空白:他給自己定下目標,每天至少畫3張紙。天還沒全亮時,他跑到陽台上,借著微弱的陽光作畫;吃午飯時,用最快的速度將飯吃完,另一隻手還在餐桌上不停比劃著構圖;晚上宿舍熄燈後,他偷偷跑到走廊上,借著走廊上微弱的燈光,繼續畫。就是這樣畫啊畫,一年下來竟然用光了20餘盤水彩,鉛筆更是用了300餘支之多。就這樣熬著熬著,熬出了滿頭白髮。不過,老師並不為這滿頭白髮而傷心,相反,他認為那都是他的榮譽勳章。在這樣不懈的努力下,他後來考上了一間更有名的美術學院繼續深造。在提升美術技藝的路上,老師從不懈怠,「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老師以身作教,教曉我不經辛勞,不能收穫的哲理。

  橘子不剝皮直接吃,雖然方便但卻苦澀;剝了皮再吃橘子,雖然麻煩但卻美味。而且有時候覺得,剝了皮後染黃的指甲也挺美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