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四月天─憶去年疫情 梁曉迪 (澳門培正中學 初三)

1126

  依靠窗前,蜷縮著,凝望著⋯⋯潮濕的空氣,使衣物於體膚間參夾著令人窒息的粘膩。

  最美的四月天,為何愁容不展?

  我正思索著。此刻身邊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煩躁。淘氣的妹妹因無法忍受足不出戶的時光,不斷地吵鬧;外祖父因身體不適需要母親回去照料;而父親也因新冠疫情失去了工作⋯⋯

  這種生活已持續了半個月。

  「嘿,不如我們明天去旅行吧!」一天,父親不知怎的竟冒出這種荒謬的想法。

  「你也太幽默了,這段時間連門都不能出,更別提旅行了。」姐姐打趣地說。確實,除了母親偶去超市買生活用品外,我們也將近1個月沒踏出家門了。

  我們一致認為父親可能是因失業而受到了刺激。於是也未做理會,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享用早餐後,只見父親帶上了一頂不大合適的棒球帽,手握一隻彩旗,興致勃勃地握著幾份紙張。頗像一位專業的導遊。

  「孩子們,今天我們有幸前往貴州省的黃果樹風景區⋯⋯」父親鄭重地宣布著。

  我們很是疑惑。尤其是年幼的妹妹,她不解地問道:「爸爸,黃果樹有很多黃色的果子嗎?」這可把我們逗樂了。

  於是,我們隨著父親開啟了一次奇妙之旅。

  廚房是我們的首站。「這是景點的自助服務區,若有食物及飲品的需求可進來免費自取。」聽著父親專業的演說,我們都情不自禁的笑了。

  我們先是小心翼翼地穿過客廳通往房間的長廊。這時父親舉起了一張圖片:「我們正行走在黃果樹瀑布下游的天星橋景區。這裏地勢狹窄,要注意安全。」

  我們又走出陽台,觀賞一件件晾曬著的衣物──此景猶如黃果樹神龍洞一般。舉目望去,無數的鐘乳石懸掛在頭頂,不時從溶頂滴下零星水滴。

  不過最令我神往的還是壯觀的「黃果樹瀑布」。

  「黃果樹瀑布是我國最大的瀑布。大瀑布後面還有一個長達134米的溶洞⋯⋯」父親在繪聲繪色地介紹著今天的「重頭戲」的同時,擰開了水龍頭的閥門。水「嘩」的一聲,從出水口「噴湧」而出。再結合父親形象的描述,我們彷彿親臨孫大聖的家鄉──水簾洞。雖然委屈了這個天下奇觀,需要暫時搬遷到我家的浴室,但也不枉讓我們體會到祖國的大好山川之美。

  打從父親開創了這次精神上的旅行,此後的日子裏我們也會不時的舉行這種有意義的旅行。「導遊」也不只是父親了。在每次帶領隊伍之前,我們都要上網或翻閱書本查詢關於當地的資料──這使我們在地理及人文和想像力等方面得到不少的進展⋯⋯

  或許,這就是最值得回首的旅行──與家人一起在逆境中成長,在「旅程」中提升素養,不必出門添亂,何嘗不是一種快樂?

  原來,春光明媚的四月天一直都這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