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漩渦 余泳霖(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

334

  11月,在澳門是微涼的秋天,不經不覺,夏天已經悄然無聲地離去;不知不覺,我留在學校的日子已經不足半年。離校日子在倒數,而我,也經常陷入時間的漩渦。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放學準備回家,正在下那5層樓梯的時候,開始了我的追憶日記。想起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我們的教室位於教學樓的右側第一層。十分憧憬未來在5樓的生活。因為看到了高中的學長學姐的英俊風姿,感覺他們連走路都是帶風的,所以十分期待終有一天能夠從教學樓的最高層去俯瞰中學部的風景,畢竟對面就是著名的盧家花園。還有那還沒開花的鳳凰樹,就正正屹立在中學部的正中央,其實鳳凰樹算是畢業的一個「標誌」了——鳳凰樹的花期很長,一般是在5月到6月的時候開花,所以歷屆畢業生在畢業典禮上面致辭的時候一定會說:「鳳凰花開」。印象十分深刻。轉眼,經歷了差不多6年了,那學長威風凜凜的姿態依然在我腦海中游走。但事實,到了高三,多的是一份沉重,和責任。

  離開了中學部,路過看到操場,我便憶起往事。我對操場只有兩種感覺,一是厭惡,二是莊嚴。厭惡是因為每一次體育課要不停的繞著操場跑,生起了厭惡之情。而莊嚴就要說起我們學校的傳統。每次在操場上舉行升旗儀式的時候,整個中學部的同學都要提早回到學校。以往的我經常會遲到,所以會被老師拒在操場外,只能從遠處觀望升旗禮。今年我特意早起,因為對我來說,是我中學生涯裏面最後一次在學校裏面觀看升旗禮;對學校來說,是130年的歷史;對澳門來說,是回歸祖國20周年;對祖國來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都有著非同凡響的意義。

  走到校門口,我想到我畢業那天,踏出這個校門口的一瞬間,該有多麼忐忑,和不安。我不敢想像,我只想把握當下,好好的珍惜現在的一切。我不斷地學習去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將來奉獻社會,回報國家。從幼稚到成熟的我不斷地在長大,而老師、同學們也一直陪伴著我成長。在踏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之前,我希望我能夠用知識來裝備自己,畢業後,帶著老師、學校、澳門和祖國的期待,邁向夢想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