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夢 鄭愛華(澳門培正中學 初三)

567

  浮生在世,人人皆有一個春秋大夢,或離奇抽象、或大膽美好。我也有一個春秋大夢,那是確確切切一個關於春秋的夢。我願翻越歷史長河,扭轉時間軌跡,回到兩千多年前那個傳奇的春秋戰國,那個令人向往的時代裏。

  我對這個時代的好奇與喜愛,或許是冥冥中的一種緣分。有一次在機緣巧合之下觀看了一部講述春秋時期故事的電影,心中的好奇油然而生。我先是買了一本《詩經》在家,閒時便打開研讀。愈讀興趣便愈大,隨後《春秋經》、《戰國策》、《莊子》、《楚辭》等也連續在我的的書櫃出現,我開始對這個時代有種莫名的喜愛與向往。那個時代裏有「飛必衝天,鳴必驚人」的楚莊王;有臥薪嘗膽、忍辱負重的越王勾踐;有一代神醫扁鵲、有萬世師表孔丘;有身懷不世之略的鬼谷子、又有縱身一躍汨羅江的屈夫子。那是一個百家爭鳴、群雄爭霸的時代,華夏兩千多年的文化從此扎根,中華文明的汗青從此被編寫得輝煌。

  如是,我願夢回那個傳奇的時代。我會回到公元前四百年,走到臨淄城門前,踏進那座聞名天下的稷下學宮。聽那孟軻侃侃而道:「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又見那申不害疏疏而談道:「君必有明法正義」。或許我自己也會換上男裝、盤起長髮、手執一幅書卷,加入這熱烈的討論:「人世如染缸,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我必定在稷下學宮與眾文人謀士唇槍舌劍,暢談天下事,親眼見證百家爭鳴之盛景。或許我更可以把當今社會問題,如貧苦懸殊、社會階級化,更甚是一些當時人們從未聞名且無法理解的人口老年化,請教當代聖賢,與他們一同討論,以當時那些政治、思想家超乎常人的智慧,或許我可獲得意想不到的結果。我會遊歷漢北、沅湘等地,尋找屈原屈夫子的蹤跡,我想看看這位兩千多年前是一位怎樣出眾的詩人才可寫下《天問》這般曠世奇文。我會在杏壇之下盤腿而坐,聽那至聖先師講論那國與家、禮和仁;我會拜那神醫扁鵲為師,跟著他行醫諸國,看著他的醫術何之高明和妙手如何回春。最後,我會將所見所聞一一編輯成書,在吩咐人們必定代代相傳,將這春秋一個又一個屬於炎黃子孫的傳奇流傳萬世。

  春秋戰國奠定了華夏文明上下5000年的根基,見證著中華先賢無與倫比的智慧結晶。這個時代何其美麗,何其輝煌,甚至連當時的西方國家也無可媲美。單單只是春秋戰國,讓我看見了中華兒女的驕傲,若縱觀整個華夏歷史,定是無比的讚嘆驚奇,以至能毫無猶豫的說出:「此生無悔入華夏,來生也做中華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