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與受 黃嘉寧(勞工子弟學校)

658

  「我們暑假將會去香港搞一個營,歡迎青少年們踴躍報名。」我一聽就按耐不住激動的心,但下一句話立馬潑了我一盆冷水「報名費用為1500元。」我肩膀瞬間一垮,眼角耷拉下來,垂下眼簾堪堪遮住眼底黯然。

  「嘉寧,這次的少青營你不能錯過啊!有許多歷奇與團隊合作的活動,既能增長見識又能和小夥伴們更契合,名額有限,趕快報名吧!」坐在我旁邊的麗麗姐姐拉著我的手在空中晃盪著。

  我低下頭悶悶不樂道:「可是⋯⋯我家裏就靠我媽媽一人維持生計,手頭緊湊,我又怎麼好意思再增重媽媽的負擔?」麗麗姐姐她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勵道:「沒關係,只要你想去,教會可以資助你。」我趕忙搖頭擺手拒絕了,隨後找了個藉口灰溜溜地逃了。

  回到家中,看見媽媽在廚房勞碌的身影,我那一點微末的期許霎時灰飛煙滅,只能眼巴巴地翻著微信群裏激烈討論著到時候要怎麼玩得盡興的小夥伴們的聊天記錄。快樂都是他們的,寂寞是我一個人的,唉!

  1個星期過後,我又去了教會。聚會時,麗麗姐姐似乎注意到了我的頹然,她跑回來關心我:「怎麼了,發生甚麼事了?」我無精打采回了句沒事。她卻看透了我的心事,說:「少青營你想去嗎?錢的方面你真的不用太擔心,教會會幫你出的。」我羞澀地埋下頭「真的不必了,我不太想去。」

  她捧起我的頭,認真地注視著我,像是望進了我的靈魂裏面,「嘉寧,姐姐以前家裏也拮据,很多時候都是靠著牧師和師母的幫助。你要學會去接受恩典,將來才會懂得去給予恩典啊。」我瞪大了眼,全身一顫。這番話一下子就觸及到了我的內心深處。以前我所聽所學都告訴我施比受更有福,要去給予奉獻,卻沒人告訴過我要學會接受恩典。

  我遲緩地點了個頭,才算是反應過來。只不過當時心裏還是不太情願受人憐憫施捨。

  暑假,太陽強烈,水波溫柔。我在少青營中每日都開懷大笑,我太愛這段時間了,似乎所有煩惱喧囂都隨著涼風遠去了。我漸漸體會到了那份恩典,我學會了去接受。也正因為體會過恩典的歡欣滋味,所以往後餘生,我希望我也能慷慨地給予恩典,向世界分享我的雀躍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