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天賦」(一) 若 穀

254

  說到「天賦」,我們都會聯想起「聰穎」,這好像說明天上所給予的都只有正面,沒有任何缺憾。可是相對來說,遺憾也是天上所給予我們的,因為我們同樣無法選擇。所以,這也算是一種更為特別的「天賦」,它的存在是為了考驗我們,讓我們體會更多,一般人無法體會的事。

  我目前所教的學生,無論是在品德或成績方面,我都認為是取決於他們的學習動機明不明確,而不是與他們是否天生聰明,或天生愚笨有直接的關連。

  當然,學習動機是需要被引發的,這是為了喚起學生內部的激動狀態,因而對讀書產生焦急、渴求等心理體驗,並激發起一定的學習行為。所以,無論是殘障人士,抑或非殘障人士也好,學習好或不好,我認為是與人的學習動機高或低有關,而不是因為身體是否健全有關。

  在我所學習的中文領域裏所得知的,不少知名文學家的經歷,也是波濤起伏的。如女作家杏林子,她12歲就得了幼年型類風濕關節炎,這是一種無藥可治的慢性疾病,患者等於被宣判了漫長的死刑,在死亡之前是無盡的疼痛、更疼痛和更加疼痛的凌遲。

  這時候,她開始寫作。她的寫作過程,是在腿上架著一塊木板,顫巍巍地用兩個指頭夾著筆寫字,每寫一筆就像舉重一樣,要忍受巨大的痛苦,教人慘不忍睹。但就這樣,她寫出了幾百萬字,20多本的勵志書。

  年輕時就被病魔纏身,但她沒有因此放棄自己,更憑著自己樂觀的生活態度和頑強的毅力,成為著名的作家。她的大部分文章均被收錄在中學的課本裏,如散文《杏林小記》、《生之歌》、《生之頌》等著作。同時她還創辦了台灣最大、最有影響的殘疾人組織─伊甸園。她希望能透過自己所遭受到的不幸,想辦法幫助別人。因為她明白「施比受更有福」這個人生道理。

  在她的一篇散文〈生命,生命〉中,有段文字是這樣的:「我常常想,生命是甚麼呢?牆角的磚縫中,掉進了一粒香瓜子,隔了幾天,竟然冒出了一截小瓜苗,那小小的種子 ,包含了怎樣的一種力量,竟使它可以衝破堅硬的外殼,在沒有陽光,沒有泥土的水泥地上,不屈地向上茁長,昂然挺立。雖然,它僅僅活了幾天,但那一股足以擎天撼地的生命力,卻令我有種肅然起敬的感動!」杏林子看到生命的力量,所以她也決定不要放棄自己,「從那一刻起,我應許自己,絕不辜負生命,絕不讓它自我手中白白流失。不論未來的命運如何,遇福遇禍,或喜或憂,我都願意為它奮鬥,勇敢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