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美麗的家鄉 李梓琪(勞工子弟學校)

101

  夏天的到來伴隨著蟬聲和果香,荔枝獨特的香味總會令我想起自己的家鄉——中山的一個小村莊。

  從城市通往鄉村的路的兩旁,種滿了荔枝樹。每到花香季節,騎車經過都會聞到陣陣花的芳香。正是荔枝成熟季節,一串串沈甸甸的小紅果壓得枝條彎下了腰。小販用扁擔挑起兩筐沈甸甸大荔枝,緩緩地走在鄉間的小路上,一步一步地走向城市,希望在他的腳下延伸。穿過被荔枝樹包圍的道路,迎面而來是一條小湧,湧上搭著布滿青苔的石橋,因久未沾人氣而顯得有些冷清。這是我小時候最愛的地方,姨丈牽著我的手小心翼翼的走過石橋,身旁人來人往,大家都趕著前往環城墟。小湧的另一岸是一個廣場以及村裏的祖廟,寬大的榕樹守候在祖廟前,供人乘涼,與記憶中的不同,原本學校的位置,現在變成了廣場,祖廟的的青磚亦換成了水泥,一切都很熟悉卻又顯得陌生。

  「來抓我啊!」小孩的聲音把我帶到了回憶中,中午的街市十分安靜,是個遊玩的好地方。我躲在石桌的後面,專心的聽著四周的聲音,「哢。」突然某然傳來響聲,我趕緊跑開,「別跑!」表哥看見我急忙追了上來,就這樣的你追我趕便打發了一下午,一縷陽光穿過屋頂上的缺口打在了我的臉上,把我從回憶中喚醒,腳下的土地長滿小草,石桌缺了一塊,屋頂的瓦片也零碎的散落在地上,街市早就已經被棄用,人們也早已遺忘這一角落,剩下的就只有殘缺的屋子在提醒著,它曾經存在。

  舊街市旁有一個小涼亭,不論過去還是現在,它都是大家飯後相聚的地方,農村的生活就是這樣簡單,茶餘飯後就會在涼亭中聊天,打發時間,但涼亭也變得與以往不同,新上的油漆,木支架被鐵支架替換,亭內人亦變得陌生,說著流利的普通話而不是中山話。

  世界分秒在變,城市的發現很快,農村也一樣,小時候的石橋被公路替代,祖廟的青磚綠瓦也不知道在甚麼時候變成了水泥,熱鬧的街市也變得稀落,熟悉的人們也遷往臨近的城市。然而,不管時光如何雕刻城市,我依然深愛我美麗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