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陶淵明 鄧采瑤 (澳門培正中學高三)

387

  我必須老實地說,在以前,我其實是不喜歡陶淵明的。

  以前上課時讀到了他的《歸園田居》,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覺得他只是在逃避現實,甚麼「辭官歸田」、「性本愛丘山」,只是在美化自己的行為。

  之後教到《歸去來辭並序》,可是這篇文章只令我對陶淵明的印象更差。在《歸去來辭並序》的第一段就提到,「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穉盈室,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可見陶淵明的經濟狀況非常拮据。但陶淵明卻只上任80餘天就辭去彭澤縣令一職,還自此歸隱,不再重返官場。還說田園生活很開心,每天四周去遊山玩水。

  當時老師解釋完整篇文章後,我並沒有對陶淵明產生任何尊崇的感覺,反而是覺得有點生氣:所以就因為不肯為五斗米而折腰,然後就回鄉繼續耕那不知道能否養活一家人的田,而且還去遊山玩水?家人的溫飽和生活都不管了嗎?

  可是,當我閱讀了很多關於陶淵明的評價後,我發現我完全誤會他了。

  要理解陶淵明的辭官行為,我們要從他的曾祖父陶侃說起。

  陶侃是東晉大將,可是出身貧寒士族,在那個門閥貴族把持政權的時代,自然很難立足。雖然仕途艱辛,但憑著陶侃的軍事才幹和政治魄力,使他脫穎而出。當時的貴族琅琊王氏家族中的大將軍王敦為擴充勢力,排擠陶侃到廣州擔任刺史,無情地摧殘了陶侃。自此,王陶兩家的宿怨就這樣結下了。

  與琅琊王氏家族的對立態度可以說已成為陶氏家族的家族記憶。而陶淵明所說的「不為五斗米折腰」,與其說是不願為求名利而向小人折腰,不如說是「不為信奉五斗米道的琅琊王氏家族的王凝之折腰」。 

  第二、陶侃無論仕途多坎坷,終究還是東晉王朝的臣子,所以他對晉室十分忠誠,而這影響到後代陶淵明。可是就是這麼剛好,陶淵明經歷了東晉被劉宋王朝取代的歷史劇變,又因家境窮困,不得不出仕求存。他曾在桓玄和劉裕手下工作過,可是當證實了兩人均篡晉之後,陶淵明真正選擇了歸隱。

  所以,陶淵明歸隱的原因一定不是甚麼逃避現實,而是家族的記憶、對前朝的忠誠、是更為偉大的家國情懷。雖然,歸隱的選擇使他失去了更為富裕的生活、但是他得到了自由、找回了自我、更加得到了在官場無法找得到的快樂。我很尊敬他這種忠於自己的精神,更尊敬他如此忠誠的性格。現在的我可以很確定地說,陶淵明是個好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