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仍有花落的聲音 黃嘉寧(勞工子弟學校)

165

  8月。我每日盯著電視熒幕,眼裏是青、黃、赤、白、黑;我每日聽著流行音樂,耳機裏是宮、商、角、徵、羽;我每日吃著美團外賣,口裏是酸、苦、甘、辛、鹹;我每日縱情任性,心已發狂。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說道,我們終將毀滅於自己所熱愛的事物。我正走在被毀滅的路上,我的近視程度愈來愈嚴重,戴著耳機遮罩了一切外界的聲音,總嫌媽媽煮的麵沒味道,更沉不下心做事。我驚覺我的雙腳已深陷於多巴胺分泌的沼澤。

  人產生快感的閾值是會不斷升高的。當抽煙佬已不能滿足於一天一包煙;當賭徒已不能控制賭博的欲望;當吸毒者已不能戒斷毒癮,對應的後果便是肺癌、傾家蕩產、死亡。

  別以為不抽煙、不賭博、不吸毒就沒事了。現今網路發達,互聯網將你網路其中,每日投餵你裹著蜜糖的砒霜。購物App中當你買完一樣商品便送你代金券,於是你便繼續購買;抖音快手等短視頻App統計你刷過的視頻,然後經過計算,給你推送你喜歡的視頻,一時刷一時爽,一直刷一直爽,結果就是你看了一整天毫無意義的短視頻。

  且讓我假設我能苟且到80歲,而我每日睡6個小時,即有26.7年在床昏睡。每日三餐,每餐用時45分鐘,即有8年吃喝拉撒。計6至60歲上課上班,每日9小時,即是20年勞碌奔波。「天地不過是飄搖的逆旅,晝夜不過是光陰的門戶。」減去這些時間,剩下留給自己的時間僅餘25.3年。

  那25.3年難道要浪費在刷抖音快手短視頻App嗎?等它們侵蝕完生命,我還能剩下甚麼?只有空虛寂寞冷。塞其兌,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兌,濟其事,終身不救。如若內心回歸到初元本真,淡泊寡欲,保持淳樸自然,將不會有那麼多紛紛擾擾,活得輕鬆自在。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孔子是至聖先師,卻只求溫飽安居,勤勞做事謹慎發言。不僅如此,他還說:「飯蔬食,飲水,其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陶淵明「開荒南野際,守拙歸田園。」於是他采菊東籬,南山自現。他不追名逐利,卻身後留名。

  我踏出沼澤,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往後餘生,希望能在「凌晨4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又願復歸天地,水寒江靜,滿目青山,載月明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