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在信中藏 韋 燁

420

  我有定時收拾家居的習慣,定時收納,以保持家居整潔。近日整理書籍,打開書櫃,又見一匣匣的書信,心中不禁泛起片片往事,段段回憶。

  現今大家收到的書信,一般是政府公函或是商業書信等事務書信居多,隨著網絡的普及,通訊方式的發展,很少人會選擇用社交書信聯繫情誼了。尤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小學,我們仍有「尺牘」這個科目。年輕的朋友不禁會問,何謂「尺牘」?我國在紙張發明之前,人們多用竹木或絲帛,製成長一尺左右的版面,用以書寫記事,敘情表意,傳遞消息,於是有尺素、尺函、尺牘、尺鯉、尺箋、尺翰、尺書等多種稱謂,其中人們使用木牘最早又最多,故有「尺牘」之稱,後來成為書信的代稱。

  隨著八、九十年代澳門電話開始普及,大家使用書信的機會便減少了。不過逢年過節,書寫賀卡賀信的傳統還是有不少朋友繼續遵從的,於是成了大家一個練習寫信的機會。

  我寫信的高峰期,當數大學時代莫屬。我是在內地升大的,當年內地的網絡不如今天發達,手機又未普及,打電話要按時間收費,如果打長途電話費用更是高昂,不是緊急事都不會使用,於是書信便成為大家聯繫溝通的一個選擇。

  記得升大之初,大家分道揚鑣,揚帆逐夢,分散到五湖四海中去,為了聯繫情誼,大家都約定定期通信。尤記得開學第一周第一次收到好友從澳門寄來的信,字字溫暖,句句窩心,勝似一碗熱湯。及後第二封,第三封……不時而至,有師長的、同學的、朋友的,更有實習學校學生寄來的。內容有談談學習近況、生活趣聞、訴說理想等,大學4年的時間,收下來的信足足有近300封。

  閱畢每一封信,我都會珍而重之,把他們收藏起來,因為每封信的每一個字都包含著寫信人的關愛和情誼。文字,能超越時間和空間,把我們的往事、情感一一記錄,只要載體存在,就近乎永恒不壞。這就是使用書信的好處,即使現在有的信箋開始發黃,裏面包含的情感卻歷久彌新。

  縱使今天各類的通訊方法很先進,但跟書信相比,彷彿缺乏了一股文化氣息,一份人情味,一種期待之情,以及收信一刻的浪漫。今天的我寫信少了,但對幾位遠方的摯友,我仍堅持一定的寫信往來,把我們的情誼,收藏在每封信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