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 讀 肥 肥

296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一部手機幾乎可以滿足人的所有願望,書本的價值慢慢被時代淡忘,退了它原有的色彩。小時候常常聽爸爸說,在他年輕的時候,想擁有一本好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他常常到別人家借書去,一拿起書本就看得廢寢忘餐,不亦樂乎。而此情此境,在現今的社會並不常見,但仍然有人願意投入書本的世界,從中發掘樂趣,包括我、包括喜歡閱讀的你。

  還記得上月初曾經到日本的大阪旅遊,在出遊前朋友告訴我,在日本的地鐵文化中,交談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當時的我感到有點疑惑,想到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當地人到底會做甚麼?而令我更驚訝的是,我在大阪時留意到地鐵裏有人拿著讀物在看,可以是報紙,也可以是書本,且竟然為數不少,拿手機跟拿讀物的人各佔一半,當時的我看著這樣的情況,覺得十分新鮮,因為即便是我在香港搭地鐵也不可能看到這樣的畫面,一如我朋友所說的安靜的地鐵環境,令我對日本人的生活習性及紀律文化感到敬佩。

  對近,我又把中學時看過的一本書拿出來回來再閱讀,那是一位叫王泓人所寫的《再不遠行,就老了》,這是一本我十分喜愛的書。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少會把書本看完再看,因為我覺得看過一次的書,就代表我已經探索完書本的世界,因此當出現一本翻完再翻的書,那麼那本書對我來說一定有特殊的意義。而這本書把我一顆想要出去走走的心激發起來,它就像是我的旅遊啟蒙導師般,為我平凡的生活中帶來一場歷練,時刻提醒著我,是時候該出走了。

  很多朋友會覺得好奇,為甚麼我會看書,手機不是更有趣嗎?的確拿著手機會有一種覺得自己是無敵的感覺,甚至用上一整天也不會覺得無聊;還有朋友跟我說,即使讓她遇到一本很精彩的書,她也不想看,因為書本只有文字,而文字只是一種很古板的信息,完全不能鈎起她的興趣,還不如看電影來得實際。對我來說,儘管我了解文字是死的,但令我著迷的,是書本裏的世界,作者透過文字把讀者帶進了她所打造的世界中。因此當我讀到一本書時,除了對書本產生喜愛之情外,更會對作者的佩服的心情,進而去關注並了解她的故事,這是「悅讀」帶給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