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的聯想 賴悅鋆(澳門培正中學高二)

278

  怎麼也擺脫不了,縱使我擁有與光一樣的速度,也沒辦法掙脫這深不見底的黑色。它是調皮的猴子,死抓著人的腳跟不放,似乎恨不得要人討厭它到底。當然,若要將這面目可憎的頑固分子視作空氣一般,也絕非難事,可儘管如此,它仍然臥藏於黑暗之中,彷彿無聲地恥笑我們的無助。它是影子,是我們的污點,是蠶食人心的惡魔。

  每當我站立在聚光燈之下,光線便耀眼得令人眩目,獨自面對著一雙雙好奇的眼睛,它們如同放大鏡,就連台上蒼蠅的影子,他們也渴望捕捉。我的雙腳瞬間化為堅石,使我動彈不得,聲音被因膽怯而顫抖的雙手切割成零散的碎片,腦海空白一片,猶如身處煉獄。這份恐懼化作影子伴隨我至今,形影不離,每當我回顧它躲在身後蠢蠢欲動的樣子,總讓我害怕得不願直視。我用盡千方萬計逃避,它卻不為所動,軟弱無力的老鼠打不敗凶惡至極的猛獸,絕望的吶喊聲不斷迴盪在我內心中。

  我害怕,害怕終有一天我會被這黑色侵蝕,我曾選擇逃避它,結局卻可想而知,我的恐懼在影子面前如同笑話,命運早已決定,它是我終生無可避免會觸碰到的污穢,我頓時銳挫氣索,一時沒法振作起來。

  面對著眼前如高山一般的障礙,就連愚公也拿它沒辦法,我似乎被困在無形的囚牢不斷掙扎,直至耗盡我所有力氣。這看似無法突破的屏障,卻被我母親一個微不足道的擁抱化解。那天,在我與影子抗戰數百個回合後,那脆弱的身軀終於被這高山壓垮,一股黑煙籠罩著我死死不放,我甚至以為這就是屬於我的世界末日了,她卻輕輕一撥,我心中的躁動不安便像雲霧般消散開去,她告訴我:「不要怕,只管看著前方就好。」原來我所看見的高山不過是海市蜃樓。我恍然大悟,對呀,既然無法躲避黑暗,那麼朝著光前進便是了。起初我懦弱、逃避一切,如今回想起也不禁對自己嗤之以鼻。自母親為我提燈指路以後,那使人溫暖的光亮,不斷地鼓勵著、支持著我,我看著那一束光,它似乎在冥冥之中悄悄地與我說話。

  所謂「人無完人」,再優秀出眾的人也不可能盡善盡美,事物總是一體兩面的,明與暗、光與影、善與惡⋯⋯人也一樣,雖然我們並不完美,但仍然有可取之處,我們應該嚮往的不該是十全十美,而應該是盡自己所能,將自己所擁有的光輝灑在大地上。

  曾退縮不前的我,如今也奮勇邁進,雖這一步微不足道,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不再捲縮一旁,重新注視著我身後的影子,轉而面向前方,思考著未來,追尋僅屬於自己的夢想。我眼前的那道光彷彿為我驅散黑暗,供我源源不絕的信心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