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荔枝樹 毛月瑩(勞工子弟學校)

108

  昔日的家鄉,已經從遍地黃泥變得高樓聳起;從前那一處小溪,也已經被填平變成一片養殖場,唯一不變的就是以前那棵能結滿「紅寶石」的荔枝樹。

   小時候,父母總是帶我回家鄉見我年邁的太婆,每次問候完我都會偷偷的溜出去找同村的小夥伴玩耍。我們常常會跑到那棵荔枝樹下乘涼,抱著它玩捉迷藏,丟手絹,累了就爬上它那長長的手臂上休息。所以每次呆在家鄉的時候,時光總是過得飛快。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家鄉的空氣特別清新,在夜深人靜的夜晚來到荔枝樹旁邊,總能看見幾隻螢火蟲在翩翩起舞,我想或許它們也像我一樣的熱愛這棵荔枝樹吧。

   春天的時候,成串淡黃色的小花簇擁在一起,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仲夏的時節,枝上便結滿了青綠色的果實,等到它長成紅彤彤飽滿的果實的時候,便是我們這一村人最開心的時節。家家戶戶都興高采烈地出來採摘,拿著一根根長竹,在上端綁上小刀片,便製成一把簡易採收工具。一伸、一貼、一轉、一割,一串串荔枝便相繼掉落,任由我們這些孩子在底下撿著裝好。我一看見掉落的荔枝都忍不住掰開來吃,白玉似的果肉,蘊含的玉液勝過所有的夏日清涼飲品,那股清香甜美直衝我的心脾,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另一種最令人懷念的鄉味,莫過於那一碗荔枝雪耳糖水,表面看上去平平淡淡,但喝上一口,荔枝的香味便從口中迸發出來,這是我家鄉裏獨有的味道。

  後來的那幾年,這棵荔枝樹經歷了許多磨難曲折才得以活到今天⋯⋯

  適逢家鄉重新建設,把長在村口的荔枝樹推到風高浪尖當中。當時村委會聚集許多代表一起商議要砍掉這棵荔枝樹,但是很多村民都不同意,覺得這棵樹有著一種無形的力量,凝聚著全村人,正是這種力量,才讓村中眾人活得幸福美滿,在眾多村民的支持底下,這棵荔枝樹才得以倖存。每當遇到惡劣天氣的時候,它就像一個偉岸的英雄,屹立在村口,抵禦著大風,彷彿肩負全村人的生命安危,全村人也藉此在心靈上得到一份安全感。

  如今的家鄉已經改頭換面,我也從那個在耕地裏揑著黃泥巴戲耍的小孩子,能為一個獨立的少年,但是家鄉的景象始終長現在我的腦海中,還有那棵陪伴我度過童年的荔枝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