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我記憶裏的詩篇 黃文婷(新華學校 6A)

524

  曬得焦黑的馬路滲著熱氣,太陽光強烈到花兒都毫無生機,我看著那學校頓時也開始頭暈目眩。

  那年的夏天注定不平凡。畢竟是一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12歲女孩被家人「誘拐」進這個武校夏令營,舞獅、舞龍、長拳、散打、詠春等等中國傳統武術和西洋流入的武術,就在這所小小的學校得以融合。我像古代皇帝選妃般,無一入眼,期待著皇額娘能領我回家。哪知額娘大手一揮,就給我挑了個中國傳統武術套路。接著母親就像甩雷一樣火速幫我辦入住及買衣服,然後她就上車走人,剩我一個人在那偌大的門口。

  我佇立在那門口,尋思著我到底做了甚麼十惡不赦的事情,能遇到這樣的母親。那學校偏僻,周圍荒野叢生,市區在千里之外,我想逃好像又無處可逃。10分鐘後,我漸漸接受現實,走進那將「監禁」我為期1個月的「監獄」。早起、晨練、吃飯、上課、訓練、吃飯、午修、上課、訓練、吃飯、訓練、洗澡、睡覺。這樣的生活枯燥且無味,在廣東夏天也成功的使我成為了一塊「黑炭」;原本白白淨淨,臉色紅潤,看起來像個糯米糰子的我,得到質的飛升;性格上也從文文靜靜,喜歡一個人獨處,需要被照顧的小女生,成了一個做事大大咧咧,不拘小節,還得照顧同寢的孩子。我,就像換了一個人般。現在的我不認識那時膽小的自己,我也再也找不到那般文靜的一面。在那裏我親手埋葬那乖巧的自己,但也成長為可被依靠之人。

  也許母親只是嫌棄我的懦弱,想讓我去改變自己,可她不知道,我曾喜歡那樣的自己。那個夏天很甜,畢竟那時我褪去了稚嫩,成就了如今。我願意頂著太陽到處亂跑,開始變得陽光、開朗、上進,朋友也漸漸多了起來。也許這樣的自己大眾更能接受,生活是自己的,但生存的機會是別人給予的。

  在武校雖苦但是生活很甜,這裏沒人認識我,我可以用全新的姿態來迎接新的生活。那裏單一又簡單的生活,是我所想要的,那時不懂,如今好像明白了些甚麼。我不喜約束,但這個世界太多框架;我不喜繁華,但這是人心所向;我不喜吵鬧,但世間車水馬龍如何不鬧。我無法改變世界,唯一可以改變只有我自己。

  回憶雖說經歷過,但如今卻像莊周夢蝶般虛無。因為重要所以回憶;因為難忘所以回憶;因為失去所以回憶。它存於我腦海中,但我不願常回顧,確實如今的自己是我想要的,也是母親所期盼的,也是大眾所能接受的。謝謝它改變了我,讓我成長,讓我懂得社會的殘酷。回憶中仍然是美好的樣子,但各處的壓力使我千瘡百孔。我不能活在回憶裏,現實永遠比回憶更殘忍。

  記憶中的美好,不會隨風飄去,它會一直慰藉著心,伴你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