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安全與我 陳佳坤(新華學校6A)

694

  住在澳門數年,看著大大小小的事在身邊發生,彷彿感覺置身事外,與我無關。香港社會運動、台灣新聞改革運動、泰國學生運動,無數資訊從腦海飄過,我也誠心地問自己,真的與自己無關嗎?

  即使民粹主義這股風潮在亞洲吹的驚天動地,澳門市民總擁有一顆熱愛國家的心,還是不為所動,意大利詩人但丁曾說:「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保持中立的人。」暴風雨前的寧靜,誰都能享受,誰之後都會受到波及,相信無論立場如何,國家安全應該是所有人必須關心的。

  說到國家安全,怎樣都會與政治綁到一起,是不可避免的,你可以指出國家安全法的利弊,但不得不承認它的功用,我知道,沒有哪一個國家安全是不在混亂中而誕生的,比起打壓怨聲而獲得的安全,抗爭所得的更是心安理得。但,世界需要改革,需要對國家安全有新的認知。回過神才發現,思考國家安全的存在意義,已讓我廢寢忘食。薩克雷講過一句值得人反覆尋思的話,金錢:「可以買『床鋪』;但不能買『睡眠』;可以買『權勢』;但不能買『智慧』;可以買『武器』但不能買『和平』」。國家安全法就是為此而來,2009年1月6日,澳門立法會一般性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除了政治冷感的大多數澳門人外,當時大部分人都相信國安法的出發點,是為了社會更趨安定和諧,經濟繁榮發展。隨後細看香港發生一連串的暴動事件,其政治被禍害分子加鹽添醋,我們便更了解到國家安全是何其重要。

  維護國家安全法是保護著廣大市民福祉的法例,為了保障到自身與國家的安全,我也有責任,擴闊自己的視野,避免危害到國家安全。此時的我,已經了解到,所有的國家安全都只是建立於個人自身利益上而已,無論是「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還是「黃雨傘運動」等,為了不傷害到部分人的利益所造的名詞,可惜的是有利益就有傷害,被傷害的人甚麼都不剩下,剩下的只是被人搖擺的棋子罷了,他們失去了能力,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自己,這都是不考量國家安全的重要,被人動搖的後果。故此,身為未來社會棟樑的一分子,現在的我更應該儲備自己,蓄勢待發,維護國家安全,讓澳門及國家邁向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