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亭記 歐陽煥元(勞工子弟學校)

331

  回,回到那忙碌的校園;歸,歸去那滿載溫情的家;亭,為師生遮擋一切煩惱的大樹;記,記下了師生所有的「喜」。

  早上的回歸亭都是「沸反盈天」的,正在百米衝刺的某同學,遲到的某同學;訓話中的某老師,為學生學業操勞的某老師。坐在課室的我,把這些事情盡收眼底。其後,我的注意力就被一棵大樹帶走了。

  他長得很奇怪,樹根由一塊塊磚瓦拼湊而成,樹幹裏面竟是空心的,還放著幾張長椅,樹枝只是幾支瘦小的石柱,樹葉卻是石頭造的,被一縷縷的晨光照射後,常被忽視的他變成了最注目的那位,旁邊的花草樹木也成了陪襯品。他,彷彿在笑。

  小息的回歸亭都是「悠閒自在」的。同學和老師坐在樹蔭下的長椅上有說有笑,旁邊被冷落的花草顯然嫉妒起來,同學享受著短短十分鐘的時光,閒聊嬉戲。我坐在課室門前長椅,看到樹幹本是空心的回歸亭,被這些聲音填滿了,外表的紅色被渲染得更加鮮豔。他,真的在笑。

  放學時的回歸亭都是「依依不捨」的。他看著一個個匆忙離校的師生,為自己學業著緊的同學,還有歸家繼續「上班」的老師,他,顯然有不捨。再看著在樹蔭下閒聊的師生,他又感到欣慰。剎那間,夕陽灑下微弱的線,他又立刻挺直了老舊的腰背,把本已茂密的樹葉變得更加翠綠茂密,免得照射到樹蔭下的同學,這是個感人的畫面。

  晚上的回歸亭都是「無人問津」的。平台上人流極少,但仍依稀聽到由籃球場傳來一陣陣的呼喊聲,以及各項課餘活動結束,準備離校的同學,我也是其中的一員。我駐足平台,注視著那個他,他的傷感溢出於身體每一處,冷落、哀傷慢慢掉下到地上,散落到平台每個角落。一陣酷冷的晚風吹過,他彷彿變了個風燭殘柳的老人。他暗淡無光的枝椏,稀疏凋零的樹葉,以及放學後帶著一身疲憊的我們,加上周圍早已凋謝的花草,勾勒出一幅令人傷感的畫面。

  萬物總有其運行的軌跡,我們一覺醒來的早上,晨光依然充滿活力,灑遍回歸亭每個角落,生機瞬間萌發了,漫延,溫暖著你和我。他,繼續記下這一瞬間的「喜」。

  或許你未必察覺得這一切,但唯有他,見證著回歸亭的日夜更替,見證著你和我六年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