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的故事 悅 浣

60

  記得去年2019年初在《市民日報》「校園內外」寫了一篇名為〈你的年度詞語〉的文章,適逢2020年新一年新開始,就在1月6日這天我也寫下一篇與「字」有關的文章,呼應去年初的文章之餘,也作為該文之延伸。

  「歲月是一個神偷」,說得沒錯,歲月不知不覺偷走了我們的青春、記憶, 乃至家人,這是一個不能逆轉的事實。我常對學生說文字是我們最好的夥伴,因為所寫下的文字是我們的活生生經驗的痕跡,我們可以用文字把一切一切記下來,任歲月怎樣偷取也偷取不成。今天,我用文字記錄兩個對我十分重要的名字。

  2019年於我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歲月給予了我很多樂事,也偷走了我的祖母。祖母因病於2019年初與世長辭,我所承受的痛是未曾感受到的,那種痛,是痛切心扉的痛。祖母是我的童年的全部,「高園街」、「同樂社」、「多多」、「的嗒糖」成為組成祖母與我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的材料,我與祖母經歷30多年的故事,每一幕都是確確切切的很有溫度的故事,直至祖母火化的一刻,我知道故事終需有落幕的一刻。「祖母」,一個很有分量的名字,是慈祥、疼愛、可愛的化身,我知道縱然形不在,卻情永在,「祖母」此名字永遠在我的心坎中,無可替代。

  2020年將是我女兒踏入12歲的一年,也意味著她將踏進成為中學生的階段,我藉著此文也為女兒的名字做些印記。你可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如何命名的嗎?你又可曾知道自己名字的故事嗎?

  說起名字,父母替兒女思考命名之時,我想父母必是對某些字有情有所鍾的感覺,因而以這些字為兒女命名。我的女兒誕生那天,剛碰上名為「浣熊」的颱風,在暴風雨來臨一刻,我的女兒呱呱落地,「浣熊」成為了我和女兒之間的印證,見證了作為母親所迎接的「受難日」,也見證了新生命來臨世上的喜悅;我與丈夫覺得女兒到來這天剛巧碰上颱風,可算是特別的一刻,因此我們以「浣熊」為女兒的乳名命名,女兒的乳名故事與新生命來臨同時誕生。

  一個名字,成就了很多特別的故事,正是那些與眾不同的經歷與故事,也造就了獨一無二的我與你。新一年已經到來,哪些曾經在你們生命中出現的名字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