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誘惑 王丹怡(澳門培正中學 高一)

206

  從小到大,我對食物都有一股熱誠,簡單來說,我喜歡吃!我的父親對食物的要求很高,因此我們一家經常吃高品質的食物(當然高品質不代表貴的食物,一碟由大排檔出品的有鑊氣的乾炒牛河也可以稱得上高品質)。又因為這個原因,我的嘴變得很「刁」,對食物的要求很高。

  我不但喜歡吃,更喜歡烹飪,準確來說是烘焙。因為我對食物的要求高,每當我吃到一道優秀的甜品時,我會選擇復刻一次;每當我吃到一道我對它有所期望,但成品卻令我失望的甜品時,我會選擇在原有的基礎上改良它,直至做成我滿意的味道為止。除了對自己的要求高外,當中亦少不了對自己的挑戰,我希望自己在這方面有所作為。

  烘焙,大概是小學三年級養成的興趣,原因是來自愛烹飪的母親的熏陶。看到母親每天晚上準備晚餐的樣子,她那精湛的刀工,靈活地把菜切成不同形狀;她那強大的腦子,裏面不知道存了多少個食譜,每天都能為家人炮製出不同的菜餚。

  在她的耳濡目染下,我漸漸地對「煮東西」感到有興趣。然而我最後進入到烘焙的世界,其實不是不喜歡烹飪,只是對烘焙的喜愛程度較高罷了!

  有一年父親的生日,我決心為他做一個蛋糕慶生,當天早早地就準備各種材料,然後開始和表妹忙活起來。當蛋糕做出來的時候,才發現錯把鹽當作糖,導致整個蛋糕鹹得「要命」。由於快到父親回家的時間,來不及再做一個,我只好使勁把蜜糖塗在蛋糕上,試塗遮蓋著鹹味。當然,最後是徒勞無功的。這一次令人不堪回首的經歷,讓我不禁想放棄這興趣。

  後來經過父母的安慰和鼓勵,我再鼓起勇氣做蛋糕。再向母親做烘焙的朋友請教,終於發現以前失敗的原因是蛋白霜的問題。後來再經過無數次改善,終於在疫情期間的某一天!掌握到當中的要領和秘訣!自此,我做蛋糕變得更得心應手,現在親戚們的蛋糕會讓我嘗試發揮,一手包辦,技術亦變得更純熟。

  最終,我明白了做甜品是一門課,當中考驗的是耐性和面對困難的能力。不論是做甜品或做蛋糕,你都需要投放足夠多的時間,才會得到你所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