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長大了 周梓茵(勞工子弟學校)

636

  經歷過,才明白。長大的代價比想像中來得重,它不只帶來了自由,也勾出心中無數煩惱絲。小時候,心事是一個測驗分數,高則喜低則憂,少年還不識愁滋味;如今,心事就像一盞搖曳的殘燈,被輕輕觸碰,燈光就已在婆娑中凌亂。

  以哭泣面對困難,是小孩的作風。

  小時候,所有的喜怒哀樂全然表現在臉上,讓身邊的人分擔自己的「愁」。從小我對自己的要求高,甚麼都必需比別人強。小學時每次英文大測完,若然不是班中最高分,便緊張得以哭的方式讓身邊的人分擔我的悲傷,痛哭一頓後就能重拾心情掀開成長的另一章節。沒有成長完全的我總是利用眼淚換來憐憫,若是沒有得到自己想得的東西就會大吵大鬧,直到得到為此。曾在夜深人靜之時為了一雙鞋無理取鬧,而那雙鞋不是甚麼特別的鞋,是媽媽給妹妹買的一雙新鞋,但是我沒有。回想當年的情景,我已記不起自己鬧了多久,只記得鬧得媽媽連夜外出給我買了一雙新鞋回來⋯⋯

  過去總是認為淚水是處理悲傷最好的創口貼,也像是幫人們實現願望的流星。

  轉悲痛為力量,是成長後的必備能力。

  「月亮退隱的一個晚上,母親的出現,劃破了夜間的黑暗。『茵茵,我突然想吃巧克力,你有嗎?』母親的語氣愈是稚氣,愈是令我淒然淚下⋯⋯」夢到最傷心處,驚醒於剎那間,眼角雖是泛著微弱的淚光,但仍清醒地意識到一切都是夢,夢醒,還原。大概過了一年,當晚的月也是殘月,一通電話一句話,讓我承受了從未有過的悲慟,第一次的束手無策,第一次的徬徨不安,第一次的無助,一夜之間植入腦海。那場夢並沒有像泡影般消散於記憶當中,而是換了一種方式出現在我的人生中,惡夢變成事實,媽媽不負責任地拋下了我和弟弟妹妹。一直以來淚水都給我帶來「好運」,但這一次我不敢在別人面前泣不成聲,只是用沉默來面對事實並隱藏傷痕。人長大了,學懂了歛藏「心事」。

  經歷過命運中的磨練才能逐漸地成長,正如歷過風雨的花兒才會盛開得更燦爛。不知不覺地,心裏要承擔、要保密的事變多了,內心要變得更強大才有足夠的能力支撐著對前路的嚮往;不知不覺地,我不再用哭泣作為語言;不知不覺地,我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