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八月九日 梁情欣(澳門培正中學 高二)

1679

  今天是平凡的一天,也是疫情停課後首次踏入校園,不是因為要上課,而是要拿回上學時遺留在教室的書本,整理好那個已經待了一年的教室,然後說了聲再見。

  下午三點十五分,我想這是最後一次踏進高二信班的教室。它是學校新改造的教室之一,不在中學部的大樓裏,而是在中學大樓的對面。站在教室門口,向左是通往實驗室的樓梯,再往前走就是連接幼稚園的天橋,向右走則是通往小學部的長廊。在這裏,幾個新教室好像與周遭顯得格格不入,卻又毫不違和。

  上年的這個時候,知道自己要搬去那個教室時,幾乎所有同學都萬般不願意。無他,只是感覺被孤立,與整個中學失去聯繫,不是在熟悉的中學部上課。但慢慢我們又覺得,這裏很好,因為在這裏全是理科學生,去實驗室很方便,又或者早上到小賣部吃早餐只需走幾步樓梯,不用跨越操場,又或者早上可以搭乘電梯,不用再爬那個幾層高的樓梯,教室裏又有一個高科技的電子黑板,何樂而不為呢。

  回到今天,一想到又要回到那個中學樓真的很想哭出來,因為它是唯一沒有電梯的教學樓。所以,我每天爬幾回樓梯不說,教室還是在頂樓的位置,自己的家也有樓梯呢,真的比回家還累人呀。同學也說,那怕我們一個月不做運動,大家也會很健康吧,這樣已有充足的運動量。還有那個電子黑板,剛體驗了一年高科技化教學,人手一台平板設備,甚麼都是電子筆記,一時之間全然回歸到紙本,我想這十之八九都會遺失的。

  看著高二信的教室依舊是疫情前的模樣,依舊坐著那些已經一起讀了兩年書的朋友,多麼希望這一刻能回到可以上課的時光,是準備要衝刺考試的日子。可惜,事不能如自己所願,當大家收拾好一切後,只能在門口拍了一張照片,也正式宣告高二這學年的結束。

  剛回到家,我便看到社交帳號上的照片,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帳號裏滿是我們班的集體回憶,同樣的笑容和同樣的人物,但卻是不同的場境。常聽學長姐說,高三的第一天便是開始倒數中學生涯的第二百四十天,真不知道我還能有多少次機會,可以與這班同學再次合照。我想,唯有珍惜相聚的時光,然後在未來好好回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