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難忘的拔牙體驗 張芷萱(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

117

  長智齒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事,可卻在一瞬間,成為了我的噩夢。

  高一的時候,兩顆未發育完全的阻生智齒已經呈現在我的牙片中。只是那時候,他們並未對我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響。醫生也建議,先等他們長好再談治療。

  高三以後,再也無法對其坐視不理。每當考試壓力大,或者吃了熱氣的東西之後,智齒就一陣陣的隱隱作痛。然而,兩顆智齒都深埋在肉裏,且橫向生長,已經頂到了前面健康的大牙。

  幸運的是,今天早上,終於得以和這兩個不定時炸彈說再見。前一天晚上也沒有安穩的睡一覺,牙齒的痛已經擴散到了後腦勺,心慌意亂,吃甚麼都沒有味道。躺在手術台上的時候,看著那盞無影燈,內心居然平靜了下來。

  全程只有麻藥的針是最令我難受的,我甚至能感受到瞬間擴散開的麻痺感,只用幾分鐘,半張臉便沒有了知覺。我能感受到手術刀在牙齒上的摩擦,過程中甚至還有一把小小的電鋸,一點一點切開我的牙齒。牙齒燒焦的味道,還有一縷小小的白煙,飄到我的眼前,代替我和這兩個「罪魁禍首」說再見。

  接下來的過程,就很順利了。切開這躺著的智齒後,醫生很迅速的把大卸八塊的智齒拿了出來,全程只用了20分鐘左右。拔牙的那一瞬間,能感覺到有甚麼連著牙的東西斷開了,接下來就只有一身輕鬆了。

  從一開始的麻藥,到最後的縫針,很開心家人一直在我身邊。然而,拔完牙去打了消炎的吊針,期間麻藥開始失去效力,原本智齒的部位漸漸出現了難以忍受的疼痛。直到現在,我躺在床上,冰敷著臉,嘴也無法張開,因為一張嘴就會出現牽拉傷口的疼痛。沒辦法,只能硬扛,順便安慰自己,擺脫這兩顆智齒,或許是最好的18歲禮物吧。

  現在,如果其他人問起我,拔牙可怕嗎?我還是認為拔牙有拔牙的可怕之處的。我們人類天生對頭部的創傷比較敏感,而拔牙,又必須在全程清醒的情況下進行。然而,這和放任不管的後果,例如頂壞前面的牙,時不時發炎等,還是不足掛齒的。只希望自己也能早日康復,也慶幸擺脫了智齒的糾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