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閒聊 項一凡(澳門培正中學 高一)

1001

  趁著中午的閒暇時光,我與暑假回國的一位好友說各自的校園生活。體制與生活上的種種不同,令「牢騷」變成了我們說的聊得心潮澎湃的話題。我們的牢騷來源就是學習的靈修課程。站在我們這種沒有任何信仰的人的角度,「各式各樣的見證」、「每周至少1個小時的宗教課程」與「無數次的祈禱」在我們心目中就是離譜、浪費時間和與實幹派相反做事的象徵。

  「有信仰是好的」、「有信仰才會有意義」⋯⋯曾幾何時,我思考過無數次關於信仰價值的問題;曾幾何時,在壓力大得讓我懷疑人生的時候,我也嘗試過選擇「有信仰」這條道路。但是這次我們討論的內容,避開了擁有兩面話的價值問題,而是圍繞「為甚麼我們人類會與眾不同」來說。(這裏的眾是指其他生物)

  其實,此話題的開始是這樣的:那天中午的天色很暗,而大街上車水馬龍,各種送外賣的快遞小哥哥與上班下班的人交織在一起,再加上鱗次櫛比的樓房。令我眼前浮現出一個螞蟻洞的影像,螞蟻洞是螞蟻的居所,這固然正確。但是在主觀與抱有偏見的角度來看,人類就是在鄙視螞蟻洞,因為誰願意自己的家裏全是螞蟻洞呢?因此,螞蟻洞算是一個貶義詞。「我們與螞蟻有甚麼不一樣?」我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因為就在那麼一剎那間,我自己與周圍的人全部變成了螞蟻,我們勤奮的謀生,在各處挖洞,並把挖洞出來的土壤用來建造巢穴。我朋友搖了搖頭,說:「但從細節上來看可不同了,我們人類的世界複雜很多,我們有自己輝煌的文明,就像《人類簡史》那本書說的那樣,人類有一些特長⋯⋯」因此,從這一剎那,我明白了人類是多麼的與眾不同。

  就像《人類簡史》所說的「特長」,其實最獨特的就是人類的團結,因為人類可以使自己的思想昇華到令一個高度。或許在現今我們沒有甚麼感覺,但是在最困苦的時期就是很有效的救藥了。因為在宗教之中所有信仰的人都會對它絕對服從,進而來自各處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著相同點,然後事情就會容易許多。畢竟一個人的力量十分的渺小,而眾多人聚集在一起人類的力量就強不可攀比了。

  在這次聊天之後,或許每一個宗教周會都是值得思考的好時間,這樣一想,很多事情都變得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