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深層次    樂 仁

155

  面對「全球化」治理,固然並非一蹴而就,但是,也不能只說不做,曠日持久仍然淪落在說的層面。何況,首先還得查找問題根源、不足、弊端所在,才能對症下藥,以期設定藍圖,不斷因應輕重緩急來按部就班化解。為此,「全球化」形成既有的金融資本高速流通,竟變成「強勢」掠奪「弱勢」,不斷憑藉錢炒錢的操弄「剪羊毛」,令發展中國家、貧困落後地區不僅未能藉開放、公平的市場運作來做好基建和跨境基建聯通,只有金融資本藉自由港市場機制在「網絡」渠道高速流動進出,可是,人流、物流的渠道閉塞,人進不來,貨出不去,這種金融資本炒作的伎倆,才是發展中國家、貧困落後地區在參與「全球化」反而難以提振實力,累積成果擺脫困局之痛。

  面對這些困難、制約,中國深明不能只有資本高速流動流通這一環「互聯互通」來推動發展中國家提振生產力,形成自身實力,促成自立、自主、自強的圖強發展。因為,可以說,其實中國正是從這些制約中走過的發展中國家,才深明當中的「痛」,理解到應該如何攜手世界各地打破「互聯互通」的制約,不能僅僅是金融資本流動流通推高炒作力度,令到資產泡沫化形成「虛火」的榮景,便作為一個地方「興旺」的證據。因為,以錢炒錢,產業脫實向虛,只能算是「零和博弈」式贏者全取的財富轉移手段,完全欠缺實質生產,當然也可以令到一個地方繁榮,在煲大資產價格後人們似乎大有「斬獲」,榮升了「財主」,成為了「中產」,令到人們總是希望「刀仔鋸大樹」投入炒作行列,又或希冀以「中六合彩」來致富變成「百萬富翁」。

  可是,這不是一個地方、一個人真正實現自我增值,提振實力,加強競爭力應對世界發展的必由之途。這種醉生夢死,財富轉移致富的榮景,可以說是「三更窮五更富」的虛擬景象,一旦資金流出、資產價值因資產泡沫爆破而大蒸發,人們莫不打回原形,甚至還背上一屁股債。

  過去香港多次股災、金融風暴、樓市風暴形成的起起跌跌,已是十足的鐵證。只是,經歷幾許風浪以後,人們還是迷戀這種炒作致富、零和博弈的財富轉移榮景,抑或回歸實事求是理性角度,真真正正將優勢、資源、金融資本投放於實業、建設,打好根基,固本培元走一條生產、工業化、服務業現代化之路來展現地區可持續發展,必然是當地人的共同抉擇,是一種「因」、「緣」、「果」關係。

  當然,將這種炒作的版本放諸於發展中國家和貧困落後地區,她們面對的首要問題,是怎樣打通各種「大動脈」,實現基礎建設、跨境通道的互聯互通,亦即,「一帶一路」針對的「五通」中的「設施聯通」,只有如此,才能實現「路通財通」來促成「人進來、貨出去」的貿易、服務暢通,加速了人流、物流,在金融資本的資金融通助力下,一個地方才能夠「活」起來,才能夠在建設發展形成實業、生產力提振,創設了營商環境,提供了工作機會,以至在今天網絡、資訊科技世界中,從「+」形成各種「可能性」,機會處處,待人發掘、把握,令到區域合作在資源分布差異下都能互補合作、錯位發展,在「互通有無」中,促成貿易、服務流動流通,這,正是過去歷史榮景中「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形成的貿易聯通「新世紀」版本,以至在人流互聯互通中,實現了「和」、「大同」,共存共濟,變相促成大家重視彼此差異的存在,降低紛爭衝突,終於達成民心相通!

  這是中華民族精神價值、智慧所在的「和」、「大同」世界,不是只有中國、炎黃子孫所秉持的共同願景和價值觀,它總是會感染世人匯流這股洪流。為此,「一帶一路」展現出來的,與其從基本上說是透過「五通」促使「全球化」治理革新,倒不如看到更深層次的願景,創建人們福祉,從民心相通,玉成人類攜手共建命運共同體,是天下太平中共建共享的「大平台」。惟有如此,才體現到,「一帶一路」得道多助,吸引沿線國家地區、非政府組織紛紛加入,共建、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