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內 氣象萬千    夏 草

228

  中國書畫愛好者不少,但落刀玩篆刻搞印章的人則不多,我卻喜歡嘗試,曾有一段時間沉醉於握石操刀,朋友交來不少「任務」,令我感到吃力。

  自從學習奏刀以來,凡有要求刻印者,一般都來者不拒,因為是給我練習的機會,都會盡量抽空將之完成。

  學習篆刻,已是多年前的事,那時跟隨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的書畫及篆刻家林勇遜習藝,聽完老師介紹篆刻發展理論,接著便拿石操刀,滿有信心買了一方豬肝色的印章石試刀。

  料不到石頭原來是這麼的硬,刀是這麼的鈍,手是這麼的笨,衝刀、切刀交替用,由於控制不住,出現滑刀,石被削了邊,手指受了刀傷,刻得滿頭大汗,手指關節疼痛,結果刻得一塌糊塗。發覺這玩意的難度很高,可能不適合自己,曾一度想放棄,後來給自己多一次機會,將所刻的東西全部磨掉,從頭再來。

  效果來了,字體的筆劃稍為均稱了,布局稍為順眼了,這件處女作交到林老師面前,他有點意外問道:「你是否曾經學過?」林老師不知道我這件處女作背後付出了血和汗,可見給自己多一次機會已經奏效了。

  其實,我是未學行先學走,大凡習印者,與學習書畫一樣,首先是經過大量的臨摹,然後才是創作。

  經過這次的偷步,接著還是要走回正軌──臨摹歷代的名家印章。印章早在先秦已經出現,當時的文字七國咁亂,許多字都難以辦別,只好依樣畫葫蘆,感受古璽的凝練、古樸、縱逸;所謂「印宗秦漢」,是許多習印者的偏愛,由於印章都採用小篆,字體的辦認較容易。秦印安詳、遒勁;漢印方正、飽滿,給我很大的啟發。

  在秦漢的基礎上,發展出多個流派,如圓轉婉麗的圓朱文派、筆意盎然的鄧石如派、豐腴綽約的吳昌碩派,創陽文邊款的趙之謙派,還有浙派的西泠八家,以及獨樹一幟的齊白石等,都為我們留下琳瑯滿目的精品。

  方寸之內,竟然可以刻出萬千氣象,不能不敬仰古人的努力耕耘,為我們留下大量古意紛呈的印章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