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

樂 仁

150

  澳門享有的「留白空間」,確實能夠體現這個小地方的可塑性和創建力,尤其跟腹地廣東省和母體整體國家形成錯位發展,卻又與廣東始終保留「切肉不離皮」的「一體」,展現「二元」並存,當中更是一種可圈可點的巧妙布局,令「一體二元」能夠隨着大環境的變化而適應時代發展需要,始終體現澳門作為國家對外交往的「窗口」功能發揮聯通作用。

  當明清時代實行「鎖國」政策,澳門固然在這種閉關自守環境,展現出來活力、靈活機制,大大地加強國家與「外向」、「開放」的澳門形成錯位發展,推動國家藉着這個「窗口」對外聯通。甚至,當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制度,澳門實行的是資本主義制度,但是,卻能夠在兩種制度的交匯處,形成兩種制度共存而不致互相「攻擊」、「侵害」,更不會出現「誰吃掉誰」的零和遊戲。

  恰恰相反,當時儘管是在兩種「制度」下,國家依然按照歷史長河發展下來的政策措施,保留着澳門「邊陲地方」、特殊條件和政策的差異,形成錯位發展,並未藉機會「解放」澳門,且還設定了「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大政方針,將澳門和香港構建起來國家的對外「窗口」,聯通世界。

  及至香港、澳門先後回歸祖國,成為國家的特別行政區,澳門再一次面對時代、政治發展的重大轉變,在大環境的轉換中,這種更替,並沒有削弱澳門的功能,更沒有遭到「取締」而喪失了「開放」、「外向」的聯通內外作用而成為跟內地一模一樣的地方。而是,憑藉「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體現澳門依然是整體國家中一個「特殊地方」、享受着跟國家其他地方形成錯位發展的制度優勢,一如過去近五個世紀般,跟廣東省和整體國家在錯位發展中,產生了「留白空間」、錯位發展空間,成為新時代國家的對外交往「窗口」、「門戶」、「橋樑」。

  再看,今天澳門特區的發展定位──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莫不是在「留白空間」、「錯位發展空間」中開創出來全新的「開放」、「外向」型功能,聯通內外,尤其在與廣東省的「對接」上,更是一種走在整體國家發展聯通前頭的「一體」作用力,卻明顯是「二元」的相異,從而令到澳門特區在新時代的大潮流中,有效用足、用好國家賦予的優勢、有利元素,發展好自己,也同時助力國家的發展。這種功能、作用的布局,正正是沿着近五個世紀以來形成的「一貫軌跡」繼往開來,成為時代發展的再一次見證。

  當然,在錯位發展中,澳門特區今天面對的聯通,以至跟廣東省的錯位合作,其實還是有別於內地其他地方,此所以當我們看到粵澳合作「先行先試」,廣東作為澳門腹地所起到的「前店後廠」和「支援支撐」力度,是遠遠超過內地其他省市區,尤其在「嶺南文化」這個「一體」主軸的「同聲同氣」中,儘管粵澳有着「二元」分野,卻總是巧妙地展現出來「同質」核心內涵,令到粵澳還是保留下來近五個世紀共同發展、迎上內外環境挑戰「切肉不離皮」的緊密關係。

  泛珠合作、粵港澳大灣區、「一帶一路」,指出的正正是粵澳近五個世紀「一體二元」源遠流長合作的「全新版本」,切合時代的需求,適應環境的轉變而創建新的「錯位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