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詩苑

329

  水調歌頭 秋水(毛滂韻)

  文/忘塵別舍

  一抹秋水望,霜信染花黃。

  年來天際,因甚粼火簇霞狂。

  幽壑有無流淌,枯葉參差原野,青塚倍添涼。

  三更故容宛,後會對燭傷。

  

  千峰聳,百感轉,萬思揚。

  江河東逝,杜宇聲裏幻陰陽。

  惟對春秋冬夏,風掠潺潺流水,造物問蒼茫。

  恨愛榮枯散,款曲水雲長。

  

  簡析《水調歌頭.秋水》詞一首

  〔紅妝老師點評〕

  這首詞採用的格式是:雙調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韻,後段十句四平韻。《水調歌頭》這個詞牌前後句起二字也可用對仗,第四、五句六字,有時可為對仗,這一點不可不知。

  

  【一抹秋水望,霜信染花黃。年來天際,因甚粼火簇霞狂】

  《水調歌頭》這個詞牌,一般來說起拍先需破題,並為推出表意之像進行很好的蓄勢。這首詞開頭四句,先用實筆鋪展出一片蕭瑟無際的境界,發端的五字「一抹秋水望」資訊含量很大,意味深長。似是淡淡道來,實則包含著無限的感傷。設想此秋水並非那秋水,慨秋水望穿,可否再見慈父?這一筆黯然神傷,領起上半闋。並奠定成全詞的傷感基調。

  「霜信」「花黃」,入眼景致蕭條,令人寒意頓生情緒低沉,同時也是詞人此刻悲愴心情的寫照。「粼火」是抒寫了離人淒苦最有效的手段,「霜信」寥寥幾字勾勒出一種淡然、傷懷的筆觸,寫透了淒切,詞人從通過這幾個層次的描寫,從多個角度去描述內心世界的情感波瀾,進而向主題推進,思父清愁無處不在,自然貼切。

  「簇霞狂」,略有牽強。概「粼火」終是難與霞光角逐,殊不知會沖淡了主題,故不可取。

  【幽壑有無流淌,枯葉參差原野,青塚倍添涼。三更故容宛,後會對燭傷】

  馳筆幾句,從遠境頭擇點留致,幽壑,枯葉,風枝,重彩濃墨裏形象的勾勒出秋的蕭瑟一筆,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這幾句畫面顯得沉著凝重,畫風悲慨蒼涼,接著以五字句收束引出歇拍一句,層層遞進裏挽出詞中主旨,為下筆做鋪墊,「青塚」一筆情緒尤為低沉,想是慈親音容笑貌縈繞眼前,揮之不去,不由發出感慨「三更故容宛,後會對燭傷」的低迴沉痛之聲,人生憾事無非是若再見音容除非會是在三更夢裏,那一種無奈痛澈的感傷噴薄而出,低訴哀迥,詞思淒婉,渲染得分外的濃烈,意境更深一層,細細品味下來,令人不勝唏噓。

  

  【千峰聳,百感轉,萬思揚。江河東逝,杜宇聲裏幻陰陽】

  換頭處過渡自然。三個鼎足對緊承上闕而來,節奏峻急,環環相扣,聲情跌宕裏很好地詮釋了主旨。

  三、四兩句是為全詞中心,銜接上片的「青塚」承接延伸傾斜與展開,向縱向深入到「杜宇聲裏幻陰陽」,形成整個詞的架構,直寫人生無常淒涼的情調,從聽覺裏顯露出無盡的悲涼,在盪氣迴腸中完成了時間的連貫和空間的轉換。歇拍兩句,語淒意深,寄寓詞人曲折蘊藉的思父情感。

  

  【惟對春秋冬夏,風掠潺潺流水,造物問蒼茫】

  兩個七言句是對眼前景象的一種以虛托實的想像式側面描寫,最後以「造物問蒼茫」曠達賦筆收束全篇,前後連貫,大愛無言,此是為借景寫景的筆法,意路多變,筆法搖曳,點睛。

  惜兩個七言句張力不夠,凑景了。布局上的無端複贅,終是經不起摔打。

  【愛恨榮枯散,款曲水雲長】

  煞拍從大處落筆回到了飄泊的愁思現實,在話題宕開的同時,詞人心留物外,詩思也隨之拓寬。歇拍以理遣情,詞人拋開了親人陰陽相隔離別的無奈,幽幽愁緒別樣悲涼,詞人忽然有所悟繼而感歎,由感悟人事歸結出了世界像浮萍一樣這樣一個禪思,抒發了萬物消長,宇宙之生生不息的性情哲思,這一筆在起總攬全篇主旨的作用的同時,也把我們從壓抑沉悶的情緒中解放出來。

  「愛恨」兩字下得勉強,缺少轉折,語欠推敲。「款曲」與上闕遙相呼應,「水雲長」詞人以靜穆平和的一筆平添了曲折蘊藉的情致,呼應了發端「一抹秋水望」,緊扣主題,亮眼。

  這首詞的上片重在寫景,景中抒懷,情和景很好地做到了統一。秋水是明寫,「霜信」這一筆傷感則見溢於言外,詞人運用了有點有染的寫法,虛實結合,尤好。

  上片側重景與境的描寫從眼前秋水切入,挽出「霜信」的由來,含蓄地點明全篇主旨;下片,詞人由眼前景想到了心頭事,承上述憂傷意脈,直接展現詩人內心世界,側重感受與心情的刻劃,抒發內心情感,在命意用筆上,略見變化。情景交融,氣脈貫通,從而揭示出詞作的底蘊。筆鋒一轉處很有哲理意味。旨在說明宇宙無窮,流光飛逝兩者都是自然常理,無須傷感,既昇華了主題且圓合了全章。使詞作首尾連貫,概以沉痛之筆點活全篇,哀而不傷,足見詞人豁達筋骨。

  備註:由衷感謝紅妝老師為小輩點撥修正加以悉心點評。賴自知根基薄淺、有待精進。

  紅妝老師簡介:

  紅妝,女,黑龍江。詩友52《文社》創社社長、北京西山詩社常務主編、西山紫禁文學社聯盟社長、夢筆文學學術委員、安萍詩社顧問、北京西山詩社南粵分社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