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觀    樂 仁

615

  正因為中國、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是一個整體的存在,而且,國人始終以這個本身的「整體」,外擴到「天下」、「世界」連成一氣,為此,天下太平不是一句空談,而是以自身國家民族穩定祥和發展,貢獻世界,形成天下、世界「一體」的「整體觀」。於是可以按中華民族傳統思維檢視,「個體」向「整體」外擴,是家庭、族群、國家、世界,從先賢強調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迄今,千百年來,不管多少世代人生滅,不管大江南北多少改朝換代,但,總是以這種「內外」兩個大局,兩個「整體」布局來看待時代變逆,莫不在同一歷史時代長河中,疊加起來時間節點。

  這種「兩個局面」、「兩個大局」、「兩個整體」的觀念,卻總又能看成「一個整體」的思維,確是較難被西方世界看透,她們總是以對立存在的「二分法」,非彼即此、非黑即白的思維來追求人類生存發展的要義,為此,每每掉入了「零和遊戲」,看不到「兩個局面」的存在,難免容易作出誤判,以為中國總會有一天「吃掉」她們,以至在她們過去崛起的自我經驗中,以殖民主義掠奪那一套來衡量當今「全球化」的發展和面對制度興革問題,看到中華民族僅僅以41年時間便自我實現發展、壯大,走向民族復興,誤以為忽然間冒出一個「競爭對手」來廝殺。

  有這種思維,西方世界當下陷入了「想像」恐懼中難以自拔,一方面源於她們固有經驗,且也是欠缺了中華民族「整體觀」,內外「整體」形成「兩個大局」的觀念使然。為此,當今年初中國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疫情,西方世界對中國整體抗疫,會看作是別人家的事,甚至隔岸觀火。可是,當國家領導人一聲「武漢封城」,中國人全國展現出來的配合,以至在在體現自身與社會、地方與國家、地方與地方等總是「兩個大局」而又形成「整體」的同心協力抗疫,令西方世界詫異何以中國人竟會如斯「一致」?反而,國人深明這是「小我」和「大我」構成的「兩個局面」,是難以分割的「整體」,各種「內外形勢」的變化,總會牽一髮動全身,只有配合、協調,才能以共同意志,長城般堅忍的百煉鋼力度,攜手擊退疫情,還國家民族安寧。

  事實證明,中華民族這種「和」、「大同」的「整體觀」,不獨在國人、國家中形成「兩個局面」卻又融為一體,以至在中國和世界中,也是如斯。「兩個局面」,說穿了,一如銅板的「一體兩面」,只有站高望遠,具遠見才能跳出「銅板」的制約,高瞻遠矚真實看到「一體兩面」、「兩個大局」、「兩個局面」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