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發展

樂 仁

795

  變與不變,是二元並存,為此,面對社會環境的水,人們也追求變革,才能與時俱進,否則,便會落後於時代發展步伐,終被淘汰。這是一個顯淺定理,可是,縱觀人類發展歷程,每每給予一種很微妙感覺,大道理人人皆知,何況,莫不是執政者都清晰的發展、改革問題,卻何以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竟又會出現民族、文化、文明的興衰,以至湮沒?設若僅僅將之視為「戰爭」的禍害,可能只是一種偏見,但是,不管如何,面對「變」,人們更應自問,有哪些應「不變」,才能在「變」與「不變」互動中,產生能量推動前行,形成源源不斷發展動力,促成與時俱進、現代化發展?

  許是,中華民族在上下五千年發展歷程中,早已「參透」在「變」和「不變」二元並存時所能提供人們很好的發展動力,也懂得善用這種互動關係來抓住機遇提振發展,且,「危」與「機」,「變」與「不變」的共存中,只要能懂得掌控當中的互動關係,就總能為個人、地方、國家、民族找到生存發展的機遇和出路,且每每能在「預知」中,因作好了曲突徙薪、未雨綢繆的準備,總能教他人更快、更好掌握變化的「節奏」,抓準機遇,快人一步突破困局,爭得先機走上全新的發展歷程。

  如果說,「和」、「大同」是中華民族、文化、文明核心精神價值,那麼,「預警」、未雨綢繆,是中華民族在這種精神價值熏陶中,從農業社會做好人與自然關係,應對大自然的「變」、「不可預測」而能總結出一套「應變」、「預測」的「秩序」、「法則」,視為「不變」、「不移」的「定律」。儘管,「天有不測之風雲」,但是,中華民族在源遠流長與「天」、「地」打交道,以農立國的生存發展長河中,可以憑藉積累起來的經驗,掌握一套「規律」,天文、曆法、大自然四時更替,便是中華文化、文明中重要一環,也是「變」與「不變」中一套個人、人與人、人與自然關係總結出來的「延伸」,同時,目的也是回到「和」、「大同」的「不變」中去,為民族生存發展,指引向「不可預測」的未來,卻心中有一套「可預測」的「規律」,告訴人們,只要按照這些「經驗」前行,總會走到所希冀目標!

  當我們細味中華文化、文明在這種「「變」與「不變」中,從「不可預測」到視為「可預測」的人類發展歷程,儘管,中華民族五千年發展長河,幾經興衰、變化,時代不斷更替,可是,總是在文化、文明的傳承中,確立「不變」的根基,來迎接「變」的衝擊,才能始終保持「定力」,「和」、「大同」,化育成仁、義、禮、智、信,展現在「五倫」中,也體現在人與自然的二元並存上,將發展層層外擴、推演,以「變」來與時俱進、更生換代,成為「新」人、新一員,從自強不息中,形成「變」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社會經濟環境當然會轉變,文化、文明也會隨時代發展而傳承、去蕪存菁、更生換代,形成一層一層積澱、開新,尤以今天「全球化」形成的地方、國家間緊密聯繫,各種相異制度、元素並存而不斷碰撞,擦出火花,引致激盪下一如有意見提出「文明衝突」,但,這些「變」又應如何確立在「不變」的定力下,推陳出新?中華民族、文化、文明,其實在五千年的發展經驗中,掌握了很好的「內在」定律來為自己適應環境變化,抓緊「不變」定律,來革新、自我優化。

  與此同時,面對世界工業化進程,從第三次工業革命步向第四次工業革命,所產生的重大變化,也正是國家領導人所作的戰略判斷──世界百年有之大變局,如果我們能及早「預知」、「預警」,其實,正是為中華民族迎上「危」與「機」二元並存的又一次歷史、時代發展良機,而且,按照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總能夠在曲突徙薪、未雨綢繆中,為我們抓住化危為機的重大轉折機遇,猶如鳳凰浴火重生。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今天展現出來的是一種「洗牌」格局,但是,只要國人抓住良機,「洗牌」並不可怕,當中,必然為中華民族提供一個好好的自強陣地,從「和」、「大同」的「不變」中,將「變」落在國家實力提振上,契合工業化、現代化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