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反彈有利航空股 古凱仁

100

  中美貿易談判可簽訂協議,特朗普再度翻口覆舌,否認撤銷早前承諾。狼來了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牧羊童首次叫狼來了,大家大吃一驚,當一而再,再而三後大眾的恐慌情緒便很少了。究竟現時是特朗普著緊還是中方著緊?其結果是顯淺易算的,中國並不處於國家主席選舉的重要時刻,反之,特朗曾正於兩大挑戰中,一是連任門坎,二是國會彈劾關。為了爭取中部農民選票,在貿易談判中妥協非常重要。特朗普要求中國大手採購美國農產品,姿態非常明顯。是以現階段投資者毋須恐懼。事實上,人民幣過去一周大幅反彈,相信亦是中方擺出的一個讓步姿態。

  人民幣回升,對於內地不少企業都有正面意義,可以減少經營的難度。以航空股為例,票價收入變相上升,融資成本相對下降。南方航空(1055)截至今年首3季營業額上升6.3%至934億元(人民幣,下同),股東應佔溢利下跌2.7%至43.67億元。期內完成旅客周轉量1665.63億客運人公里,較去年同期增加10.4%;運輸旅客9792.01萬人次,較去年同期增加8.1%;客座率82.6%,較去年同期下降0.3個百分點;國內宏觀經濟下行導致航空需求增長乏力,淡季的票價水平(尤其是國內部分航線)承受了壓力。整體客座率雖同比上升0.2個百分點至82.65%,單位收費客公里收益同比下降1.65%至0.478元。國內航線的客座率下降0.12個百分點,收益率水平同比减少1.52%至0.518元。國際航線提升0.84個百分點,和减少0.79%;地區航綫是提高1.96個百分點和1.21%。南航主要經營民航業務,包括客運、貨運、郵運及其他延伸的航空業務,為中國三大航空公司之一,也是中國東大門上海提供服務的首要航空公司。集團以上海為核心樞紐,以西安和昆明為區域樞紐,覆蓋整個中國並輻射亞洲、歐洲、北美洲甚至大洋洲的航空運輸網絡。

  南航在明年可用乘客座位公里數(ASK)部署上或較保守,管理層預期明年整體ASK按年增長6至7%,其中國際市場業務按年升16%,亦有信心能夠於2021年把110輛飛機移至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南航計劃從母公司集資,預期2020年每股盈利稀釋19%,2019年至2021年每股盈利預測10%至21%。

  截至2019年9月30日,南航持有貨幣資金15.49億元,短期及長期借款分別為22億元及40.56億元。收入增長略低於預期,成本控制優良。

  期內,集團共運營719架飛機,其中客機704架,自有和託管公務機15架;期內,飛機燃油成本上升9%至166.25億元,主要是由於集團加油量增長8.7%,增加航油成本13.3億元;平均油價較去年基本持平;於2019年6月30日,集團之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9.51億元,借款總額為575.56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8.1%。現價計,南航市盈率為17倍,略低於同類股東方航空(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