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鄉情 余珞枳 (新華學校4A)

648

  童年總是天真無邪的我們,如今都已經變得八面玲瓏。但那時的純真就如同一杯陳年的葡萄酒,時不時拿出來品一品入口稍有酸澀,回味時沁人心扉。

  最近讀了魯迅先生的《故鄉》之後頗有感觸,樸實無華的文字中,處處顯露出真情實感。其中閏土的形象最令人印象深刻,幼時的親如兄弟,用哥弟來稱呼。可是20年之後的閏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沒有幼時的一絲影子,從魯迅先生對其外貌描寫就可以看出來,中年時期的閏土被貧窮折磨,還有其神態描寫就能體現出閏土的自卑。同時魯迅先生對童年的描寫,不禁讓我想到了自己的童年生活。

  又是一年春暖花開,「春風發苑中梅,櫻杏桃李次第開。」每到春天我便會想起這首白居易的《春風》,本是綠上一點雪白的山丘化為桃粉色,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那時的我在老家上著幼稚園,學業輕鬆,每天放學鈴聲一響,便以最快的速度飛奔回爺爺家,奶奶便會笑眯眯地坐在門等著我,記憶中的奶奶笑容總是那麼的慈祥和溫暖,然後我回房拿好竹筐就和堂哥們在門口附近的老地方匯合。

  5位堂哥便帶著我走著這九曲回環的山路,因為當時太小,所以只能靠著堂哥們輪流背著我上山,我便聞著山中的花香和堂哥身上清冽的香味,讓我很是心安,漸漸進入了夢鄉。在我的印象中,每次都是到半山腰左右的位置,就進入夢鄉了。

  山頂有一片桃林,林中有一小亭,在歲月的沖刷下,紅漆已經掉了許多,露出零星木頭的原色,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在桃林中央有一小泉泉水清甜甘冽清澈透明。「小妹!別看了,還不過來幫忙拿桃子!」堂哥的呼喚讓我從美景中回過神來。現在是收桃的季節,粉嫩的桃子,尖兒上一點紅,有著綠葉的點綴,顯得更加誘人,我們兄妹6人,每次收桃時都會先拿著幾顆,再拿起一個看來最香甜的大塊剁下去,堂哥們每次都會把最大最紅的桃子塊給我,我一口吃下去,清甜的汁水迸出,瞬間唇齒留香。收完桃之後,我們會到小亭裏談天說地。黃昏悄然來臨時,堂哥們又輪流背著我下山來到海邊,等待著爺爺的漁船歸來,記憶中的哥哥們爽朗的笑聲和爺爺滿載而歸的漁船,總是那麼的清晰。

  還記得上一回過年回老家的時候,一屋子的人都是拿著手機,除了拍合照和觀看春晚節目時有過交談及流露出過笑容,其他時間大家都是看著手機。有的時候明明人在身邊,卻感受不到兒時的那種家的溫暖。

  所以讀完魯迅先生的《故鄉》令我感同身受,有些時候,當初的關係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當初的那份真摯像已隨風消逝,遺下的只有抓不住的回憶,與長嘆。也許,這就是時間的無情,長大的適應,就是要學會珍惜此刻的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