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誤區 樂 仁

486

  正因中國與西方在國家民族發展歷程中留下來的文化文明諸般印記存在重大分歧,中華民族五千年信史,先賢確立下來的民族「基因」,在溫良恭儉讓中始終秉持「和」、「大同」精神推動一代代人前行,且以「太平盛世」追求共榮共享的職志作為個人和群體發展目標,於是,中華民族很容易會憶苦恩甜,從漢唐盛世、宋明文化、康雍乾盛世中,作為「生活指標」,作為「天朝」協和萬邦下個人、國家民族生活的理想國度。

  正因為我們具備這種善良願望印記,因而,儘管在追求天下太平時,當「天朝」大國成為世界上的大國,可是,卻不是以侵略、掠奪其他地方而自肥,反而加強了大國擔當,在共建共榮共享中,肩負更大的責任,向世界其他國家民族起著教化作用。

  為此,當過去一個半世紀以前,中華民族陸續遭受列強入侵、掠奪,雖然我們曾經一度失卻自信,以為民族文化文明比不上別人,從而產生「師夷」改造自己的想法,但是,也從圖強的思潮中,追求國家民族復興,並非一如西方世界的「崛起」。故此,從中華民族印記中,圖強的復興,是回復過去國強民富、協和萬邦的理想國度,而非西方世界她們印象印記中的「崛起」,且是源於侵略、掠奪損人利己、「二分法」、「森林定律」的與他人交往關係。

  不難發現,當我們追求民族復興,在國家領導人推動改革開放始,便很具備感染力、共識,能夠號召全球中華兒女紛紛投身這個民族發展事業,「民族復興」,是中華兒女一致的意識,沒有歧義,也沒有在過程中要「打敗」他人「復仇」的意念。而是,大家全心全意,以個人、地方能力投身於國家民族去蕪存菁、不斷革新自強的事業上去。

  正正由於中國與西方世界印記的分野,導致看待中國藉改革開放追求國強民富、國家民族復興上,我們不以「崛起」視之,反而,西方世界掉入了她們的思維陷阱,以自身「崛起」的經驗來看待中國僅以40年時間便追趕上她們三次工業革命,同步向第四次工業革命叩門的「中國速度」發展,在恐懼下,只能以既有思維,以「森林定律」的「二分法」,走上了思維誤區,以為必須打壓中國的發展才能「保命」,否則,會被這個國家民族「反噬」,尤以過去曾經侵略過中國的國家,更惶恐會遭到「報復」,變成被侵害一群。

  另一方面,不難發現,當中華民族在改革開放中不斷提振實力,按照「和」、「大同」追求天下太平、太平盛世而逐步實踐理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再次驗證我們這條發展道路「行得通」,便增強了自信,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追求民族復興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