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開放 評價公允

悟多覺

304

  名文薦讀:嵇康之「難自然好學論」二

  嵇康,竹林七賢,有關事交代過,「難自然好學論」這篇文章的「全文大意」也交代了。現應選取本文原經欣賞,昨保留全文最後一句「子之云云,恐故得菖蒲菹耳」,那麼先解讀這最後一句如下:子,承接上文,是作者本人尊稱文中發表不同言論之人,此人也是作者造的虛擬人物,是發表「六經是太陽,不讀六經守長夜」之論,作者批評此言論「先計而後學」,先設定六經是太陽,對所有人皆有益,先入為主,抱著如此態度,嵇康說:「子之云云,恐故得菖蒲菹耳」。預先吃了「菖蒲菹」嗎?是一種用菖蒲製作侈酸菜(菹),菖蒲是生長在水邊有尖葉的植物,主要用來製作香料,如果用來製作酸菜,則是香味濃郁的佐膳調味品。我們不大認識這種調味品,從文字介紹來看,有點同粵人所說「吃了生蔥頭」,歇後語「咁大口氣」,形容那些不計後果,甚麼都敢承諾。如此看來,凡認定好的,都是因為「子故得菖蒲菹耳」。

  大凡使用有歇後語的詞語,都可以加強說服力,不過,如屬地方方言,則只有同一方人士才能發出會心的微笑,或哈哈大笑,再搭上熱烈鼓掌。香港人聽北方人講相聲,很難有反應,但聽黃子華揀篤笑,隨時聽到變蝦碌(捧腹彎腰)。這種「菖蒲菹」,我們南方從未見識過,「子之云云,恐故得菖蒲菹耳」,北方地方性詞語,甚至古代的口語。研究嵇康作品的評價有一說法,嵇康是當時文學名家,寫文章卻有異其他人,落筆不拘一格,只要有用,所以他的文章用詞遣句開放得多,和他的思想一樣開放,那麼這句作為全文結語造句,正好是一個例證。

  嵇康思想開放,只看這一篇已經十分清楚,一千八百年前的人,如此公允批判禮法,「六經非太陽,六經非垃圾」,令人擊掌叫好;評價上古民風單純,不需要甚麼束縛,後來情況發生變化,需要法制了,但嵇康對此,用另一個角度,認為導致「學以致榮」,於是「自然好學」,但指出並不容易,為甚麼呢?六經束縛人,違反人性,讀書人首先束縛自己,一個放逸狂士,又怎會恭維六經,但亦先自肯定民風與上古大不同,但也不應搞成唯有讀書高。我們回過來再看原文在這方面說法,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