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的水浸    思 正

207

  那晚,參觀完書法展,正想離開,大雨突如其來,我們都被困在金碧文娛中心。站在門口,透過雨簾,但見黢黑的新馬路上,車輛擁堵如潮。

  爾後,雨勢一發不可收拾,車輛漸漸少了,但是馬路積水愈來愈高,幾乎快要漫上台階。大車一過,激起浪花,令人瞠目結舌。不久,一輛小車死火,困在路旁,正在鳴笛默哀。走到後門,但見街道的水流成小河,垃圾袋在漂流,聽說水勢奔往河邊新街。對面一家當舖,門檻太低,老闆手持掃帚,正在掃掉積水。誰知一輛小車扶搖而過,積水趁勢灌入舖內,又是白忙一場。

  等了一個小時,雨勢稍減,為了趕赴晚宴,於是我們只好捲起褲腿,脫掉皮鞋,魚貫而出。我們赤腳蹚在水中,小心翼翼躡腳前行,生怕踩到玻璃碎片。幸好沒有,不過,踩在碎石子路,覺得有點黏糊糊的,許是油污?一路走來,井蓋尚在,沒人盜走,不必擔心掉入陷阱。我們一手拎鞋,一手持傘,最後,總算安全抵達餐館。大家都說,這頓晚餐的代價可真高。幸好,大雨及時收手,不然恐怕回家也成難題。

  早期聽過澳門水浸,不少電單車一入水就報廢了,那時不以為意。此刻,眼見為實,才知道水浸的可怕。長期以來,澳門每逢大雨,低窪地區就會遭殃,這也是橫在政府面前的難題。正如報上所說,內港治水、防洪排澇之外,日常工地維護、暢通渠網,更加迫在眉睫。是啊,天災防不勝防,但是,排除隱患卻是力所能及。幸好水浸之後,不久也就退潮,大家可以笑看風雲。於是想起之前,武漢因為暴雨發生水浸,小孩子在街上打水仗,玩得不亦樂乎。又想起,廣州石牌發生水浸,水深足足有半米,一位員工下水游泳,被人稱為「游泳哥」。對於沒有切膚之痛的人來說,這些姑且作為玩笑。

  那時的我,決沒想到5年之後,「天鴿」風災席捲而來。海水倒灌,迅疾如雷,令人措手不及。近三分之一的澳門城區頓成汪洋,不少地下車庫、民宅商舖進水被淹。聽說,有人下去車場轉移新車,有人下去倉庫搬移貨物,最終誰也沒有逃過海水的魔爪。從沒想到一場風災過後,海水助紂為虐,頃刻之間奪去十來人的生命。其時,紅街市的街道氾濫成河,水高及腰,一個赤膊男子跋涉而過,只為救其母親,幸好後來成功救到。災難過後,澳門民間自發救災,後來解放軍也伸出援手,總算讓這個城市緩過氣來。然而,這場風災打了澳門一記響亮的耳光,其中災害預警便是一大問題。

  平日上課,要是遇到黑色暴雨,學生就會舉班歡呼,因為可以停課半天。這些孩子對於小災小難,似乎喜歡逆來順受,娛樂一下。對於大災大難,恐怕他們不會多想一步。若是暴雨沒完沒了,讓澳門淹成一座水城,那時人們出行都坐遊艇⋯⋯到那一步,再怎麼苦中作樂,澳門也不會成為一個令人感到快活的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