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爸爸的愛

陳芷詠(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

1230

  小時候,爸爸是我的「超人」。他會在危急的時候為我擋車門、教我堆城堡、修布偶,以致我一直認為他無所不能。後來我才知道,爸爸也有膽小的時候,只是夾在危難和我之中,任何難關不會使他退卻。

  記得有一次,在我準備入睡時,房間突然來了一隻不速之客──飛蟑螂。年幼的我嚇得嘩嘩慘叫,抓著棉被不敢睡覺。爸爸聞聲趕來,向來也怕昆蟲的他先是心疼地拍了拍我的頭,叫我不要害怕,然後便咬緊牙關,決定與蟑螂一決死戰。他不敢徒手去抓蟑螂,惟有找來拖鞋,背對著我,往書桌一手亂拍,竟胡亂拍個正著。聽著我連聲驚呼,他坐到我的床邊,笑呵呵地說:「爸爸一點都不覺得害怕」,他舉起膠手套,「你看我武裝得那麼好,怕甚麼!」這一夜,我很快便熟睡了─夢裏是爸爸寬厚的背影。

  上初中後,我的數學難題增加了不少。有時候,實在把我難倒了,我便去請教爸爸,他都會耐心地給我講解。只是有一次,爸爸放工回家時已經很晚了。我問了他一些我不會做的題目,又止不住地抱怨:「唉!這道題那麼難,我還是放棄吧。」聽了這句話,他眉頭一皺,怒火一下子湧了上來,對我大聲訓斥一番。我難過極了,又不忿父親不體諒我,便「嘭!」的一聲甩門離開。半晌,爸爸敲響了我房間的門。開門的瞬間,我看到了爸爸欣慰的笑容。他握著我的手說:「爸爸因為妳剛才的舉動,內心好生氣。不過,爸爸不能夠因為生氣就發脾氣,我希望可以得到妳的原諒。同時,爸爸也希望,你要有不怕困難的意志,不要動不動就說放棄,好嗎?」我在一個不同的時間,從一個不習慣的角度,瞥見爸爸的真誠和理解。原來,爸爸的愛,無論何處何景,依然是最初的模樣,原本的溫度,滋潤我成長。

  高中時期,我作出重要的決定─從香港轉往澳門讀書。爸爸狀似瀟灑地說:「雖然想一直陪伴你成長,但爸爸尊重你的決定,也想讓你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這句話是多麼的輕鬆,多麼的冷靜。但回過頭來,他的眼睛已經有了淚珠。我明白,爸爸想繼續讓家庭成為我的避風港,陪伴我面對成長路上的種種挑戰和困難。但此刻的我,更想蛻變成一個成熟獨立的大人,讓爸爸藏身於我的臂彎之下。在澳門開學的前一天,我突然收到一條短信:「爸爸打了很多字都有點詞不達意,好吧,爸爸想你了。」我只感到鼻頭一酸─也許即使我長大了、學會獨立,在爸爸眼裏,我仍然是那個會讓他時刻惦記的小孩。所以,我決定哪怕只能為爸爸分擔一點點事情,我也會竭盡全力,讓他幸福一生。

  陳芷詠(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