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書法家麥華三

夏 草

315

  很喜歡買書法字帖,因為字帖愈印愈精美,多年累積,也愈買愈多。整理書櫃,只好將早期印刷不佳的棄掉,但有兩本封塵已久的《毛主席詩詞三十七首》捨不得扔,一本是楷書,一本是行書,書者是已故多年的廣東著名書法家麥華三,書價僅港幣一元,可知此兩書歷史之悠久和珍貴程度。

  市面上有關麥華三的書法書籍不多,其實他在書法界的名氣很大,早在八十年代,筆者初出茅廬,採訪台山一間學校的慶典時,曾與他有一面之緣,他當時已年紀老邁,身穿中山裝,扶著枴杖,在多人簇擁下到達學校,並即席揮毫,獲得眾人的擊節讚賞。我當時不懂書法,也不識高人,對這樣的場面沒有感覺。

  後來,看到廣東許多建築物都有他的題字,漸漸對他肅然起敬,當在香港書店見到他的兩本書寫毛澤東詩詞之墨跡,便隨手買來,一直保留至今。

  麥華三是番禺人,年幼時讀私塾,後來考入廣州大學,半工半讀,畢業於文學院教育系。他少年時已醉心書法,常流連舊書攤和參觀著名的書法手跡。他早期的書法受劉石庵影響,並致力於各家各體的臨摹。他鑑於抗戰前所出版的碑帖書史,均未能上下古今以匯通,於是編寫《中國書法藝術》一書,以宣揚祖國書法藝術。

  麥華三在三十年代曾到香港,在港澳書法界十分活躍,其後日軍佔領香港,他又逃難至韶關。當時處境十分困窘,但仍以學術為重,在資料十分稀少的情況下,寫成《書法源流》,介紹上自殷墟,下至民國,各家各體作品300餘幀。廣州解放後,麥華三應聘為華南聯合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為中山大學鑑定歷代碑帖。隨後編纂了《王羲之年譜》,1958年,麥華三應邀用端楷抄寫中國憲法全文上送國務院。

  麥華三書法功力深厚,在文革的「火紅年代」,順應「紅潮」,一口氣將「敬愛的毛主席」三十七首詩詞作品寫了下來,都是小字,分別有楷書和行書兩冊,楷書寫得圓潤、秀氣,可惜的是用簡體字,我並不喜歡;但另一冊行書,則非常漂亮,是正常的傳統行法,沒有刻意將字寫成簡體,筆法靈動、秀麗,有明顯《王羲之集字聖教序》的影子,既可觀賞,也可給寫書法的人臨摹。

  在「火紅年代」,書法大家也難免要表「忠」,書中的每幅作品的落款部分,都沒有麥華三的名字和印鈐,只有兩個朱砂印,一個是白紋「東方紅」,一個是朱紋「太陽升」,兩個印都是歌頌「偉大領袖毛主席」,文革愚昧甚濃,但難掩其高超書藝。

  我拿喜愛的那本行書,起勢臨摹,饒有趣味,既學大書法家的精到筆法,也吟一代偉人的詩詞作品,雖然吟不出甚麼感情,也算感受了一下「紅潮」。

  當寫到七律《長征》的「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閒。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薄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不禁噗哧一笑,這首詩早就被富創意的人,與時並進地修改成:「做官不怕喝酒難,千杯萬盞只等閒,鴛鴦火鍋騰細浪,生猛海鮮加魚丸;桑拿洗得周身暖,麻將搓到五更寒,更喜小姐肌如雪,三陪過後盡開顏。」看到內地許多奇特的社會現實,再吟這首諷刺詩,不禁捧腹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