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  衡    樂 仁

394

  正因為中國傳統精神中「吃透」事物總處於轉化過程,因而,會看表面現象,也看清內涵;會看眼前呈現光景,更會溯流而上,看待它怎樣演變至這個現象,為此,便能避免短視只追求短期利益,也會降低了「個體」的顯性而看清楚「整體」在發展進程中怎樣結合「個體」來構建起來發展長河,當中會產生一種怎樣的趨勢,讓人看到不同節點上,有榮枯、有興衰的「二元」並存而形成轉化過程,人們便可以很好地將個人、地方、區域、整體放在這個「布局」中,知所趨避,也能抓緊時機,乘勢而上。總之,就是要因應趨勢的發展來用力、著力,適應環境變化,選取最順暢的路。

  這就是何以中華民族文化能在五千年發展長河歷程,儘管經歷一次又一次起跌,卻能順應時代洪流,化危為機,至今,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是世界古文明中唯一「健在」且具旺盛生命力,並非僅存在於歷史記載之中去。更者,中華民族文化,不但為國人提供生存滋潤的力量泉源,更為世界的進步發展,提供精神價值要素,滲透到人文、社會、經濟、軍事領域中,藉著中華傳統智慧,發展出現代化、具劃時代意義的發展趨向。正因為這種能開新、能從傳統智慧、價值取向中實現現代化的力量,告訴國人,我們應該在新時代的征程中,除了學習世界上先進的發展元素,更需懂得「返本開新」,從國人傳統精神中去蕪存粕,為這一波發展,賦予新時化轉化、演變的能量,促成國家「四個現代化」發展,推動國人「解放思想」,不自困於傳統糟粗,也不會糟蹋傳統的菁華而盲目以「洋」為師和以西方先進為師。

  這就是逾一個世紀以來,中國人振臂高呼救國圖強的精神,薪火相傳至今。當然,在救國進程中,不斷湧現各種思潮,有認為要全盤西化,指國人傳統是「吃人」、是「禁錮」個體只講求集體的束縛,不利國家民族振興;也有思潮指應「洋為中用」、「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目的就是借助別人長處,革新國人的短處、不足,保留國人傳統精華,將之返本開新。當然,在過程中,因應彼此立場、觀點,產生了對立、對抗,令到救國熱潮,走上了「二元」分化對立內耗。

  但是,當改革開放提出來,當「解放思想」,突破思維、意識形態框框,放下了「姓社姓資」的爭議,隨即,改革開放形成的演變、轉化,引領人們走出一股明顯的大趨勢,借助資本主義「市場化」元素,匯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卻排除了「休克療法」這個選項,而是,因應發展轉化形成的消長情況,致力平衡各種利益,使之能夠適應當下,以至未來的發展形勢。就是這樣,從平衡各種利益的時候,亦即以國人傳統精神價值的「和」主導「解放思想」、共存共生,求同存異,從平衡中,必然體現「共濟」來攜手在發展趨勢中,做好協調,適應變化。

  從趨勢中,看到轉化的形勢,看到怎樣平衡各方利益達致各取所需,也就是今天人們所指的「妥協」,亦即,要從「整體」、「個體」的複合形勢中,達致彼此存在、生活,共同享用僅有的資源和成果,在趨勢中,避開危機風險的打擊,又或將所承受的打擊降至最低。而看清上升軌道這個趨勢出現後,便抓住時機,乘勢而上,成為國人強調的清晰定位,知所進退。

  改革開放四十年發展歷程,其實,也是一個半世紀以來國人救國圖強中的一個階段,呈現出來在「二元」興衰中的孕發生機,促成國家民族產生翻天覆地變化。倘再將一個半世紀結合上五千年的中華民族文化歷程,何嘗不是一個更長遠時期的發展趨勢,當中包含了興衰、強弱的「二元」發展轉化、不斷演變的節點,可以提供人們宏觀、長遠的視野來看待國家民族文化的發展歷程,認識何以得在世界上仍活力蓬勃而不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