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力    樂 仁

158

  中國經歷四十年改革開放,確實令到整體國家面貌一新,也從提振生產力,令到實力加強,推進「四個現代化」建設,按照發展規劃部署,確實從站起來走上富起來的國強民富道路。尤以國家在二○○八年能夠按照自身實況,抗禦國際金融海嘯衝擊,且於二○一○年躋身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儘管,從這個發展階段一路下來,每年GDP增長速度稍降,以至外國不少「預測」常常直指中國經濟會「硬著陸」,可是,憑藉這股發展實力,中國一次又一次令這些悲觀的預測落空,仍然在自身發展的同時,擔當起世界經濟發展「火車頭」,至二○一七年,對全球經濟的貢獻便佔上三成,可見,當中,國家不獨是富起來的利己,且同時為世界發展貢獻一己力量,不容小覷。

  但,在這個「富起來」階段,到底中國的「富」,在「實力」上能夠在世界發展中佔上哪個位置?而且,跟西方先進、發達經濟體有多大「差距」?尤以,四十年前我們深明的「鴻溝」,相距十萬八千里,至今,整體國力,尤以「四個現代化」和國家軟實力上,是否能真正拉近與西方世界的距離?俗語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國人又應如何從改革開放四十年取得的重大成就,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好好檢視、梳理好今天我們的「富」,到底有多大實力,不管從應對風險、危機,乃至在「自保」上必須有力抗禦別人的打擊,才能夠按照國家的「總設計」,令「三步走」邁向二十一世紀中葉人民生活比較富裕,甚至實現現代化?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國家需要具備自強不息力量和排拒外侮力量相結合,才能夠確保富起來攜手各地共建共贏共享的同時,不致陷自己被人魚肉境地,重複一個多世紀以前那一段悲慘歲月,否則,便會再一次變成他人予取予攜的「肥肉」,遑論為世界作貢獻!

  固然,這種「自保」說法,很容易給別人無限想像空間,誤以為中華民族在復興征程上,走上過去西方世界逢強必霸老路。事實上,環顧列強,也或多或少掉入這套她們經歷過的思維和發展里程,才會憂慮中華民族復興,可能走上她們曾經的「老路」,因而處處設防、打壓中國崛起。為此,國家在追求自身發展壯大的同時,不忘中華文化、文明、傳統精神的「和」、「大同」,展現出來祥和氛圍,與各地參與到改革開放平台的經濟體共建共享,且提出來「一帶一路」戰略,希望提供其他經濟體實實在在的「安全感」,闡明中國儘管強大起來,卻不會稱霸的意志,來團結一切追求和平發展的同路人。

  「一帶一路」,是按古代絲綢之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互聯互通互鑑,促成貿易、文化、文明的互相影響,互為助力,造福人類世界,而非零和博弈的贏者全取。與此同時,是將當年中國作為天下太平建設「平台」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者、貢獻者、受惠者,古為今用,貫穿千百年來人類歷史、時代,以今天的「現代化」來構建切合時代需要的現代化人類命運共同體,呼喚人們放下「身段」,放下「分歧」,以「和」、「大同」理念凝聚力量建設太平盛世的一個全球化大環境。

  但是,這份善良希冀,不能光有「理論」、「理想」;而是,當中必然要有「自保」實力;亦即,一旦遇上武力衝突,怎樣維護和平、祥和,中國人的智慧是「止戈」為武,以武止武來將動武危機化解至最小,才能營造「實力」確保和平、太平盛世造福人類,當中,與「武」、「霸」、「戰」,有很重大分野,值得國人細味!

  由是,今天國家富起來以後,是否能「強起來」具實力參與和平發展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當中的「差距」有多大,還是依然跟西方世界形成鴻溝,才應是在追求天下太平的同時,必須謹慎應對的發展態勢,才足以確保新時代國家走上民族復興,大國崛起,避免成果遭他人侵佔掠奪,重回過去悲慘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