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    樂 仁

211

  如果能夠從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精粹中汲取養分,傳承弘揚,其實,不管是我們中國、又或是世界其他地方,都能夠很好地應變,以至將危機挑戰演化,最終化危為機,為國家民族的發展提振力量,精進自強。因為,中華民族、文化、文明是積澱了五千年經驗的「大數據」,能為大家提供應對出路,以便選擇怎樣按自身條件、契合當前形勢,與時俱進。為此,可以看到,每當中華民族遭逢大變,並不害怕變局,而是,會順天知命,看作是走向演進的契機,因而每每迎來提振。

  過去二百年中華民族的確陷入了沉淪,以至面臨亡國危難,遭逢列強侵掠、割地賠款;遭受日本侵華,奮起抗戰八年;國共內戰、階級鬥爭、文化大革命,一次又一次損害了國家的生機,而且,二百年的歷程,不是一個短時期,對外國很多國家民族而言,這麼長的沉淪時間,可以是一個「終結符」!然而,對中華民族而言,民族的堅韌不拔,克苦耐勞,各種打擊就是作為一份考驗,「天將降大任」的肩負責任,「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自我策勵,終於,迎上改革開放,為國家民族尋找到一個革新契機,也為世界「大格局」演化、「全球化」的高速流動融通,創建了世界上最大、最強的合作發展「大平台」,將發達先進經濟體面對的生產成本高企、勞動力密集生產模式衰落弊端,恰逢中國改革開放的天時地利,從「人和」中,將發達經濟體的低端工業、製造業轉移到中國大地。

  與此同時,中國大地承接了這些外資、外來技術、人才,剛好是一種「和合」現象,優勢互補,令到國家的生產力、生產技術得以提振,令到社會主義制度中,生長起來「資本主義」運作的苗頭,也為國家的制度尋找演進調適空間,逐步切合「和」、「大同」,從提振生產力發展進程中,也切合了新中國成立後確立的工業體系,促成國家生產力提振,在結合外資不斷進駐的同時,壯大了國家的產業鏈、供應鏈,很好運用國家這個龐大地域和人口元素,壯大了中國本土市場,一路下來,中央人民政府面對各種困難挑戰,還是以無比定力,按國情推進改革開放,也按國家、地方實際出台演進措施,形成化危為機的精進自強;再一次從民族的「大數據」中掌握了提振的「指引」,抓住國家民族演化機遇,不管面前環境是順是逆,總能經過適度調整,化作前行動力,看成是機遇處處,以自強不息態度,求取國家自強,同時做好「大平台」,攜手世界「大格局」共建共享,終在二○一○年推動國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展現中國「大格局」。

  當人們能從中華民族、文化、文明這些演進過程中,看到「和」、「大同」所起到的凝聚力,結合「同路人」形成合力,有利更好自強, 在共建中,可以共贏共享,不斷積累共榮要素,而且,儘管中國「大格局」形成,但,並非是「偷走」世界「大格局」的芝士而自肥,反而,具備中國「大格局」的有利元素,世界「大格局」更能有力量應對世界各地自身問題、衝擊,以至可以借助中國的發展,促成一份自身革新、自強、發展的助力,形成一榮共榮的現實大環境。

  故此,回過頭來看看何以近年中國的發展雖然未能一如一些人所「期望」達致高增長,但是,以年增長6%至6.5%的幅度、對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份量而言,是一個龐大的增量,也是何以這種發展被美譽為牽動世界經濟發展復甦的「火車頭」!當然,「火車頭」除了帶動世界「大格局」發展、復甦,另一含義,是印證中國、中國崛起這個「大格局」的持續精進自強發展不會損害世界「大格局」的自強發展,且能助力她們增長,否則,又豈能以「火車頭」視之?還有,既然是「火車頭」,便應是「一體」,是「整體」前行的「共同體」,那麼,從科學、客觀公正檢視中國崛起,中華民族復興,便不應帶有偏見、戴上有色眼鏡來誤判這個發展大趨勢,以為中華民族復興這個「大格局」會損害世界這個「大格局」,甚至妖魔化這個以「和」、「大同」來維繫對外交往的「火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