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看 樂 仁

1256

  中華民族知命,卻不認命;中華民族在文明發展歷程中,將「人」放在自我主宰位置,「人」要做自己的主人,而非有神、神秘力量最終操控、主宰、賞罰「人」。可是,「人」在自我主宰中,卻不是「人」「最大」,可以胡作非為。因為,中華民族在生息歷程中,感悟天地變化,體會自然、道,衍生了「易」、「太極」,變化生息,物極必反的「逆反」,在循環往復中,有大自然的「調節」力量,「駕馭」人為操作,不使之無限需索,從人感悟的視野,便對天地有所敬畏,不敢造次,因而設定了「人格天」、「天地人」的定位和布局,當「天」發怒,非同小可,因為,「天」有感「和」、「大同」的整體協調被「打破」,以它的能力來重歸「逆反」作出協調平衡。

  這種來自先賢先哲不斷對自然、道的「解碼」,感悟「易」、「太極」主導「和」、「大同」的精神基因,深植一代代中華兒女內心,因此,「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人」從設定「人格天」的敬畏天,敬畏地中,藉以「監督」「人」自己來在世上生息繁衍,不違「天意」,形成順天知命的中華民族生存發展哲思,世代相傳,不敢踰越。故而,不管民族生逢治世,天下太平;又或生逢亂世,流離失所,可是,「無改其志」,順天知命,知道「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只要「人」憑藉努力,推動「和」、「大同」發展,總會迎來好景盛世。

  為此,每個朝代更替,只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歷程中的「一頁」,吉光片羽,雪泥鴻爪,是甜是苦,是盛是衰,莫不是「兩極」的兩個極點,不會持久,經歷之後,總會「回頭」,循環,回到不圓滿、不完美的常態路程,在「天」、「地」的主導下,實現「人」的飛躍、現代化,以「新」來形成人們新生活、新發展、新征程。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當然,聖人訓誨,所「止」,只是理想「終極」,不會圓滿完美,永遠在「往復的路上」,才促使人在天地間有生存發展動力,生生不息。

  這是中華民族有別於西方世界的精微精妙之處,西方以「神」來管理「人」,我們中華民族以「人」來自我管理,卻又創設可供敬畏的天地、「人格天」來順天應人知命,不理解箇中因由,的確很難想像,何以中華民族沒有「神」的主宰下,反而「自創」了滿天神佛,古今中外,天上人間神佛鬼怪、神秘力量,都是「人性化」存在,儼然人的社會、世界,來告訴大家一個又一個故事,為的,是做好「人」在「天地」間的位置,不管怎樣時代化現代化,還是要「人」在發展進程中做好自我管理、自我約束,因為有「天在看」!